首页  »  情色小说  »  校园小说  »  性



>E Hall是大首屈一指的宿舍,每年大招生,都有很多新生E Hall寄宿,因此,E Hall的宿生,都十分重新生日及新生,今年他以新生的重目。

在院朋友、同也是E Hall宿生一份子Franc的游下,子郎便成了E Hall的指;曾做大干事的子郎,差事可得很,而且事上他根本事可做,跟各演介介,打招呼,就坐一旁。

排演地方是在E Hall的活室及露天平台,子郎坐在活室呆,几天他都提不起,与姐姐一次性交,令他回味,每晚与她中「交往」,使他不能好好入睡。

子郎手托着下巴,游走於各人,又停在其中一女仔身上,翻查,妞叫玲Pauline吧,不子郎她的印象不好,才与人握手,惟是她拒,走,彷佛是看不起子郎一;哼!她得像恭如,人那高傲。

不玲得在很高,有六尺外,再心地看,她身材也很人,前後皆突,人一望,就有想去摸一手的想法。也因她人的身材,排演生小插曲。

要得起高的女孩,中的男伴,就要找更高的男性,整E Hall就只有Ken,男生也什,但排到一幕他与玲抱的,他立即面,相反,玲就把的神情放在面上;外有些人也异,但都摸不着,只有心看着的子郎然知道:Ken因身体碰到玲大的胸部,加上眼睛不安於份地盯着玲上身的黑色小背心,面便起,下身也不听的隆起,到了玲,高傲的她又如何接受。

身兼演的Franc一叫cut,玲即推Ken,各人惊地上前,玲即大:「我不要再与肮的家伙演!我要去洗澡!」完,扭身上了梯。

Franc子郎意,子郎便指示各人分排,再找人服玲,但各人都不愿意接任,扰攘了几分,抽中了不知是不是好 的子郎成了人。

子郎不愿意由平台走上玲房的五,才一梯,就听到微弱的女性呻呤,自面前的浴室,子郎好奇地扭浴室的,一扭即,看一牛仔 在地上,左面的身格的帘子合上,除了水潺潺外,听到女「啊啊」。

子郎想:「不是玲才穿的身牛仔 ,莫非……」他奸笑,走近身格沐浴帘少,即春光外泄。

但 着的玲只是上身有衣服,黑色 至左跟,眼合,部通,而且大大的屁股竟在水,前後地磨着屁股蓬隙;後面的快感似乎未令她足,便用花洒高速射出的水柱,射向自己私,上身的衣服也了,毛茸茸的毛也滴着水珠,的叫起。

「啊……衰人Ken……弄到我……啊 ~~~」

子郎心想:「人碰一碰已,要是真的便不得了。」本他只是抱着一种欣心情,到玲涂了一手沐浴液,自肚向下摸至下体,配合花洒掏摸自己唇,沐浴液遇上水花成了泡泡,使玲大脾和部更滑,她自己更爽。

一手扯沐浴帘,子郎到玲着惊慌的淫,色心更盛。「是你!*!」玲然叫,但她完全停不了自己的作,反而在一陌生男子面前,她的自慰更加激烈。

「不要!不要看!……我求求你……不要看……」

「不要看?其你才很想被人看!也一定很想被人干!」子郎完,即行,伸手想去搓捏玲那任何男仕也想摸摸的丰胸;玲意到方不企,即把花洒向子郎,珍机逃出浴室,她一大叫救命,一沿梯赤往下跑,可是才跑了一段,就被子郎在四、五中、梯的位追上。

子郎踏着玲眼的 ,向前跑的玲失去重心,差跌在地上,她手抓住窗花站起,身企再走,反方便了已在面前的子郎,他机不可失,一手伸玲腿中,玲反射性地合上,又把子郎的手。

「你……」

玲於是手捉住子郎的手,不子郎在她腿中的手指一活,即刺激到她的唇;每一次,玲都喘气,反抗也越小;子郎用另一只拉起玲的小背心,然有同是黑色的胸隔着,不停摸她挺起的乳房,摸得她突的乳外露。

已算不上一种反抗,玲甚至微微曲,把手拿的子郎,把手指沾着玲的分泌她看,玲羞愧得;子郎玲了不少,便始下攻。

子郎快快地把 和 去,看男性的性器直直的着自己,玲叫道:「你想做什!*」但子郎已把她反身,具在她屁股蓬摩擦,玲已感到;子郎答:「看你淫娃用水磨屁股,一定喜肛交。」

玲未及回,已被子郎插入屁股的具弄得死去活,她全身,身把屁股突起,更得乏力,勉用手捉住窗花支身体;在玲屁股肉中不刺激着他的具,子郎也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感,手也足地搓捏她滑滑的屁股。

沉醉於肛交的玲忽然叫:「不要……停手……有人看着……」

子郎只是慢抽插速度,有停下;原梯窗外正是E Hall平台,下面几E Hall男生望上,由於外面光,里暗,他都看不清子郎和玲的,不玲的身材是一,他笑笑地指手划,就像在玲的奶奶。

「停……啊……不要……」

……」

又多了三男生出看,玲把在一只手臂上,另一只手把身上的背心向下拉,以掩因胸松露出的乳房,子郎反斗地不玲得逞,用一只手榨摸她一乳房,又向外托,下男生得更清楚,拍掌叫好,玲更加面。

子郎也手捉住玲的腰、加快作,大的具不能自己,子郎把「弟弟」抽出,玲「啊」大叫一,子郎的具已把精液得到皆是,白色液体自她屁股流到部,与她的分泌合,往下流。子郎一松手,玲就跌下,早已不能合上,大字型躺在地上透气。

子郎的具然下,但他未足,使具快再次勃起,便要玲他乳交。

他夸玲肚子跪着,具早己放在她小的乳,那种的已令子郎的具有反;子郎捉住失神的玲的手,不在搓她的奶子;用排球形容玲的乳房不适合,榨摸着,才不只大,很有,很有力,也很有手感。

「啊啊……」

玲全身已得很敏感,四只手搓着她的巨乳,加上子郎不用力捏她激突的乳,玲汗珠布全身,她一呻呤,一享受。

知道自己的性器回到八、九成,子郎即起身,跪在任由他人布的玲下面,把她左在自己右手腋下,急急地具就往玲道插去……

「啊啊……好……啊啊啊……」「呀 ~~~」

子郎也不禁叫出,然玲一直因性欲和快感而不停分泌液,道也非常,但子郎是得很推;「竟得害,道她是女 !*」

子郎不往插,只玲手在榨自己峰,又不玩弄自己乳,口的在放浪淫叫,子郎便抱住玲的在,用腰力,於到了,然後具又回加快速度抽插,不几下,火山爆了。

「啊啊啊啊啊啊!」

精液射玲的子,子郎把具抽出,一百色的黏液着他的具和已昏的玲的私,子郎想再射一,即在玲面上「射」,而他也撤撤底底倒下。

「……」

要不是Franc和他的女朋友先子郎他,他或被其他人警拉了;翌日中午,走出Franc的房,子郎十分精神,因几日於睡了一好的,只是腰有痛;相反,不玲,走到她房,拍拍,上名後,玲道:「……」

完全不高傲的音,相反,後只她跪在床上,手在 游走,一渴,地:「我想……」

子郎笑笑口,手上;腰痛?管他的,干一埸後再算吧。

上一篇:风骚的班花作者:不详 下一篇:游泳池的暴露[完结]_校园情色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