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性爱技巧  »  【妓术:欲望的荒野】(1

【妓术:欲望的荒野】(1




               正文楔子
  妓女之「妓」与技艺之「技」发音相同,然则,妓本义实为精通某些技艺的
女子。
  古代青楼之妓者,或通管弦,或精歌舞,亦常有卖艺不卖身的清高歌妓。所
以古代歌妓的角色与当今娱乐圈的女艺人有几分相似,但众所周知,娱乐圈中常
有潜规则,潜规则里面就难免会跟「肉」扯上关系。
  不难想象,古代歌妓也常会被潜规则。
  所以,从歌妓到当今「肉」妓的发展过程中,潜规则是起着不可或缺的作用
的。
  至今,从妓者已很少会懂那些高雅艺术了。
  这是退化?抑或是简约?
            正文001章她叫冷微
  001章:她叫冷微夜幕降临,但城市不会因此而变得黑暗,因为人类发明
了电灯。
  城市的灯光有很多种颜色,很多颜色参杂在一起就会变得炫丽,这或许是桐
工市里灯光最为炫丽的一条街道了。
  她站在炫丽的灯光下,她的打扮虽算不上花枝招展,但该露的地方都已经露
了,不能露的地方也裹得紧绷绷的,尽显肉感,这是她的职业装扮。
  别人下班的时候,她才出来上班,因为她的客人大多都是那些白天里需要上
班的「别人」今天天气不错,虽是夏天,却偶尔有几阵凉风,吹在身上甚是凉快。
  但其实天气并不会影响她的工作出勤,她的敬业程度已接近风雨不改了,就
算是下雨,她依然会打伞站在街上,而且下雨天她的生意往往会更好,因为她那
些客人更愿意在有雨的天气出没,因为这样被逮着的几率会更低。
  她叫做冷微,小名叫蔷薇。干她们这行的都必须有个小名,一是为了方便客
人叫唤,二是不想让客人知道自己的真实名字。
  其实按冷微的条件,她完全可以舒舒服服的待在酒店里等待经理给她安排客
人的,而且往往能安排到一些大款的。但所谓的大款,很多时候都是些矮冬瓜、
油光脸、西瓜肚的。
  冷微的想法是,反正都要做了,为什么不跟一个相貌好一点,身材棒一点的
做呢?虽然做起来不一定会开心,但至少不会恶心。所以她选择了自己到街上来
招揽客人,这样她便能选择与自己做的对象了。
  「嘿!帅哥,要玩一下吗?」
  冷微向着一个西装打扮的青年男子迎了上去。
  冷微观察到那男子往她身后的酒店招牌上看了不下三次,而且还在她身上最
为突出的部位瞄过两下,这些都是所谓寻欢者的举动,所以冷微才出击的,她不
太喜欢打没把握的仗。
  西装男子微微愕然道:「玩……玩什么啊?」
  冷微吃吃笑道:「大哥,你是在捉弄小妹吧?你会不知道玩什么吗?呵呵。」
  男子红脸道:「我……那……那价钱如何啊?」
  冷微道:「我们店里都是六、七、八这三个价位的,大哥你觉得小妹我属于
哪一个呢?」
  男子上下打量了冷微两趟,还是犹豫了一下才道:「嗯……应该是八吧。」
  「呵呵。」
  冷微笑道:「正是,大哥你好聪明哦。」
  「那……那我们……」
  男子虽在支支吾吾的,但冷微当然知道他想说什么,便道:「我们酒店里有
房间的,但如果大哥你想到外面去开也行,但那费用需要你自己承担的哦。」
  男子突然果断起来了:「到外面去开吧。」
          正文002章大哥原来你很贪吃
  002章:大哥原来你很贪吃「好的,那麻烦大哥你先在这里等一会,我进
去把我的包包带上,顺便跟我经理说一声。」
  冷微嫣然一笑,便转身进了酒店。……
  两人一起走进了一家宾馆,到宾馆当然就是来开房的,所以宾馆老板也只会
意的一笑,便把一张房卡递给了冷微。
  房间门被打开了,两人一同进了房间。
  冷微刚进房间,便把手提包往床上一丢,但看到西装男子仍木立在那里,便
笑道:「大哥,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呢?」
  男子道:「嗯……你叫我阿彬吧。」
  冷微不会去在意「阿彬」是真名还是假名,反正自己用的也只是小名,又何
必强求别人用真名呢,于是她便说道:「原来是阿彬大哥,嗯,我叫蔷薇。」
  阿彬问:「蔷薇?蔷薇是一种花吗?」
  冷微道:「好像是吧。」
  阿彬道:「难怪你长得像花一样美。」
  冷微笑道:「我刚还以为阿彬大哥你是个老实人,原来还是会说这些没心没
肺的话的,呵呵。」
  同时她心里在想:真正的老实人又怎么会来找我这种女人呢?世界上到底还
有没有真正老实的男人呢?
  阿彬也笑了笑,冷微继续道:「大哥,我们接下来做什么好呢?」
  阿彬一愣:「呃……做……做那个……」
  冷微吃吃笑道:「原来大哥你还真是个老实人哦,呵呵!不错,就是做那个,
一男一女来开房,除了做那个还能做什么呢?呵呵!」
  阿彬咽了下口水后也强调道:「嗯!当然是那个!」
  冷微继续笑着说:「但我刚才走路时出了点汗,想先去洗个澡,行吗?」
  阿彬道:「当然可以。」
  冷微道:「但洗澡是要脱衣股的。」
  阿彬又咽了下口水才继续道:「嗯,洗澡当然是要脱衣服的。」
  冷微却轻轻皱眉道:「那大哥你觉得是我自己脱衣服好呢?还是你帮我脱衣
服好呢?」
  「这个……这个……」
  阿彬竟一时回答不上来了。
  冷微想了想,道:「嗯……阿彬大哥你是喜欢比较主动的女生?还是内敛一
点的女生呢?」
  阿彬道:「我比较喜欢内敛一点的。」
  冷微笑道:「那还是由阿彬大哥你来帮我脱衣服吧,这样会显得我稍稍内敛
一点,呵呵。」
  阿彬瞪住冷微,差点没破口而出:「你丫这样也能算内敛吗?」
  冷微道:「你瞪着人家干什么呢?来吧,快帮人家脱衣服吧,人家这会痒得
很。」
  痒?她是身体痒,想去洗澡?还是心里痒,想做那个呢?阿彬此时已顾不得
想太多了,上去便掀走了冷微身上的紧身T-恤。
  T-恤掉到地上,一对晰白如玉的小山峰便半隐半现的展示在阿彬眼前了。
虽然称之为小山峰,但它们一点也不小,只是相对真正的可以攀爬的山峰来说它
们确实有点小,但对比于其它肉做的同类「小山峰」来说,它们已是硕大无比了。
  这对白如玉的山峰之所以半隐半现,是因为它们被一对豹纹罩罩给遮挡住了。
  此时阿彬顾不上去担心可能会把罩罩弄坏,还没解开罩罩的扣子,他便一手
把罩罩扯了下来!
  山峰终于在阿彬面前展现无遗了,于是阿彬便一头往山峰里吃了下去。
  冷微吃吃笑道:「原来大哥你也挺贪吃的,呵呵!」
             正文003章空城计
  003章:空城计阿彬把整张脸都埋进了小山峰里,山峰的柔软堵住了他的
口鼻,但他已顾不上呼吸困难了,似乎只要能嗅到来自山峰里的香气,他便不会
害怕死亡了。
  冷微似乎担心,阿彬若无休止的迷恋在自己的双峰里,当真会窒息而死,便
说道:「大哥你还让不让人家去洗澡呢?」
  阿彬这才清醒过来,道:「哦,对不起,你去洗澡吧。」
  冷微却道:「但人家还没脱干净呢。」
  「那……」
  冷微笑道:「你继续帮人家啊。」
  「哦!」
  阿彬便想去解下冷微的短裙,所谓短裙,当然就是只能勉强遮挡该遮住的部
位的,使用者只需稍稍弯腰,它的功能便会失去。
  冷微轻轻地捉住阿彬的手,轻声道:「你这样就解下人家的裙子,人家会不
好意思的。」
  阿彬顿感无比诧异:你上面都已一览无余了,现在才跟我说不好意思?当然
他还是没说出口,只说道:「那你想怎么样呢?」
  冷微道:「先脱里面的吧。」
  「里面的?」
  阿彬的声音微微的有点颤抖了。
  冷微继续道:「是的,裙子里面的。」
  「脱了里面的你就不会不好意思吗?」
  阿彬这次终于忍不住问出口了。
  冷微笑道:「不是还有裙子挡住吗?所以不会的,呵呵。」
  「呃……好吧。」
  阿彬把双手伸进了短裙里面,他摸到了那比短裙还要短的裤子了,隔着裤子,
他感受到了那神秘的柔软,那柔软是通往冷微身体最深处的密道。
  阿彬通过手指的触摸,找到裤子的边缘,他正想把裤子扒下,却发现自己的
手此时正在颤抖!
  冷微问道:「是不是空调开太大了?大哥你冷了吗?」
  阿彬强作镇定道:「没有啊,我不冷。」
  冷微道:「可是你在发抖哦。」
  阿彬却强调道:「我没发抖!」
  冷微笑了,一种运筹帷幄的笑,她说道:「大哥你是童子鸡吗?」
  「什么?」
  阿彬似乎不太明白冷微的意思。
  冷微便解释道:「嗯……大哥你以前没做过吗?这是第一次吗?」
  阿彬的脸一下给涨红了,他牙一咬,像下了天大的决心一般,然后双手奋力
往下一拉,把冷微里面裤子一下便拉至脚腕,接着才说话:「怎么可能是第一次
呢?我都已经有老婆的了!」
  此时他的红脸上流露出了倔强,一种不想给别人看扁的倔强:你丫的竟然说
我是童子鸡?大爷我可已是久经沙场的大公鸡了!
  冷微又笑了,但这次却是凯旋归来的笑,她最里面的防线被阿彬攻破了,她
却丝毫不在意,更没有丝毫她所谓的不好意思,难道她是在摆「空城计」吗?
  「呵呵,原来阿彬大哥你已经有老婆了?嗯……既然有老婆了,大哥你为什
么还要来找我呢?」
  阿彬当然想说:「是你先来找我的好不好!」
  但仅仅是想说而已,他口中却说道:「我……我老婆她……她怀孕了。」
  冷微此时竟轻轻的叹了一下,道:「原来阿彬大哥你也是个好人,你是担心
伤害到老婆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才来找我的。」
  阿彬曾也用过相似的理由去安慰自己的良心,但他始终觉得这理由过于牵强,
所以他只是在沉默着。
            正文004章剑拔弩张
  004章:剑拔弩张冷微弯腰捡起已落到了自己脚丫上的小短裤,把短裤丢
到床上,然后才看着阿彬说道:「大哥你一定很爱你老婆的,是吗?」
  阿彬没说话,心里却在想:是的!我是很爱淑芬的!同时另一个他却在问:
是吗?如果你真的爱淑芬,又怎么会做出如今这种对不起她的事呢?
  冷微似乎听到了阿彬内心的忏悔,便安慰道:「大哥,你莫须愧疚的哦,你
来找我,只是因为生理上的饥渴,就如饿了要上馆子里吃饭一样的平常。只要你
在我这里解决了生理需要后,回到家,最爱的仍然还是你的老婆,所以,这不能
算是背叛的。」
  阿彬轻轻的舒了口气,然后微微的点了点头,他已同意了冷微的说法,同时
也在这说法中找到了自我救赎的理由。
  冷微笑着看了阿彬一会,然后才往浴室走去,说道:「我先去洗澡了,这裙
子就不用再劳烦大哥你了。」
  阿彬看着冷微的背影:那裸露的香脊,还有那一摇一摆的小短裙。阿彬想象
着小短裙里面的真空地带,那里已经没有任何防御了,只需稍稍发力便能攻破
……突然,他躯干下方那最致命的武器挺了起来,它在迫不及待的渴望战斗。
  冷微进了浴室,把门半掩,接着便传来了阵阵水声。
  冲凉当然是需要水的,所以有水声也是理所当然的,但这水声却使得阿彬兴
奋异常。他似乎觉得自己已化作了那无数的小水滴,游走在那片等在开发的荒野
上,水声?那其实是他兴奋时发出的呻吟,如今他便如在听着自己的呻吟一般。
  水声响了一会,冷微便从浴室里喊出:「阿彬大哥!」
  阿彬回过神来,应道:「什……什么事?」
  冷微道:「如果你身上也觉得痒,也可以进来洗澡的。」
  「但……但是……你……你……」
  冷微继续道:「没事的,我们可以一起洗的。」
  「一……一起?好……好的!」
  阿彬的动作变得异常迅捷,很快他身上便只剩下一条小裤丫了。
  阿彬推门走进了浴室,此时浴室里已蒸腾着雾气,隔着雾气,阿彬看到冷微
依然穿着那小短裙,她竟一直穿着裙子在洗澡。
  冷微见到阿彬便笑着道:「大哥你来了?呵呵。」
  然后她竟开始去脱阿彬的小裤丫:「怎么可以穿着裤子来洗澡的呢?」
  阿彬心里道:你丫的能穿裙子洗澡,我怎么就不能穿裤子呢?但他并无反抗,
任由冷微脱下了自己的小裤丫。
  裤丫一除,阿彬那小兄弟便剑拔弩张起来了,雄赳赳气昂昂的。
  冷微看着那雄赳赳的小兄弟,笑得特别开心,然后她便开始用花洒往那小兄
弟上浇水,但水并不能使小兄弟的热情冷却,相反,小兄弟的热情更为高涨了,
因为冷微在浇水的同时还在小兄弟上来回搓动,就像一慈母在为儿子洗澡一般。
            正文005章戴鞘之刃
  005章:戴鞘之刃热情过于高涨便需要宣泄,阿彬觉得他觉得他的小兄弟
已到了需要宣泄的时候。
  阿彬腰一扭,他的小兄弟便从冷微的手中挣脱了出来,然后阿彬绕到冷微身
后,双手抱住冷微的蛮腰,他要从后攻占冷微裙子下的那片领地。
  此时阿彬的小兄弟已化作了一把利剑,剑一亮!便要往裙子底下刺进去!
  但冷微的动作比剑的速度要快,她一反手,便拿住了剑。剑本来很锋利,但
被冷微拿住之后却失去了威力。
  「为什么?」
  阿彬野兽般的在呼啸,在野兽行为被阻止后,他只能变得更加野兽。
  冷微却吃吃笑道:「大哥你就那么心急吗?呵呵。」
  阿彬只在喘着气,野兽般的在吞吐气息。
  冷微便继续道:「但是大哥你还没戴那个呢。」
  「哪个?」
  阿彬惊讶的看着冷微从她的裙子里掏出一个小塑料袋子,原来她裙子里面还
有暗袋的。
  冷微把塑料袋子撕开,拿出一个圆圆扁扁的东西,然后她一拉,那东西变长
了,它原来也是一个袋子,一个长长的透明的橡胶袋子。
  冷微不快不慢地把橡胶袋子戴在了阿彬的小兄弟上,然后说道:「大哥,现
在可以了。」
  「可以了?嗯!当然可以!」
  阿彬这次不再选择从后进攻了,反正都已别敌人发现了,就来个正面冲突吧!
他一手把冷微推倒在浴室的地面上,他从未幻想过自己原来也可以如此狂野!
  冷微倒在地上,双腿微叉,此时短裙已不能保护那片领地了,领地已暴露在
敌人的眼皮底下了。
  敌人的剑又一次的向领地刺来,刺向领地里最深邃而又最软弱的地方。
  此时的剑已戴上了剑鞘,它虽没有了以往的锋利,却比以往更厚实,更具分
量,更能振动人们体内的细胞!
  唰!领地失守了,戴鞘之刃已刺进了那个地方。
  冷微颤抖了一下,她的身体虽被刺穿,但她并没流血,因为她那里的血在很
久以前已经流过,那里的血只会流一次。
  是不是不流血就不会痛了呢?不是的。冷微此时实实在在的感到了痛,但除
了痛之外就没有其它感觉了,又或者是她对其它感觉已经麻木了。
  阿彬似乎想帮冷微找回那些遗失的感觉,所以他不断地抽出剑,然后再刺入,
同时他尝试用力地晃动剑去刺激冷微那里的神经。
  运剑间,阿彬不经意地呻吟起来了,明明进攻的是他,怎么先呻吟的也是他
呢?
  呻吟间,阿彬发现冷微眼角里有泪,心里便感到得意,问道:「我把你弄痛
了吗?」
  冷微摇头笑道:「不是的,我不痛。」
  阿彬又怎么会知道,其实冷微流泪,只是因为她想起了那个第一次攻占她那
片领地的那个他,那个让她那片领地流过血的他。
  虽然不知道冷微流泪的原因,阿彬心中依然愤怒:你丫的这时侯怎么还能笑
呢?你不是应该一脸的痛苦求饶状才对的吗?难道我的攻势还不够猛烈?
  于是阿彬增加了刺剑的频率,不间隙的开始展开新一轮的攻势!
            正文006章花的名字
  006章:花的名字阿彬瘫软的躺在床上,此时他已经洗完澡了。洗澡通常
是为了舒缓疲劳的,阿彬却比洗澡前还要疲惫,因为他刚刚经历了异常惨烈的战
斗,最重要的是,他不确定自己是战胜了还是战败,因为他没有从冷微的呻吟声
中听到欢快。
  冷微跪坐在床上,她身上那条小短裙已经不见了,她已经一丝不挂了,经过
了那场战争后,她已忘记了什么叫做不好意思了,而且她还在用手安抚着阿彬的
小兄弟,因为刚才的战争中,最辛苦的无疑就是这小兄弟了。
  「大哥,你还行吗?如果你行的话,我们可以再做一次的。」
  冷微温柔的声音中似乎隐藏着嘲讽。
  「行!当然行!」
  阿彬必须捍卫他作为男人的尊严,而且他也相当自信,他的小兄弟只需要稍
息一会,便能重振雄风!但在这段休息的时间里,阿彬确确实实的感受到了什么
叫做力不从心。
  「呵呵。」
  冷微笑道:「我也相信大哥你行的。」
  说完她便弯下腰去亲吻阿彬的小兄弟了。
  最扣人心弦的吻本应该浅尝即止的,冷微却使用了另一种方式,她把阿彬的
小兄弟完完全全的含进了嘴巴,这是一种最为深入的吻,不但深入嘴巴,而且深
入人心,更深入血液。
  阿彬的血液从冷微的吻中得到了力量,又开始向小兄弟上凝聚了。
  聚满了血液之后,阿彬的小兄弟又变回了一把剑,一把无坚不摧的宝剑,此
时剑刃已抵住了冷微的喉咙。
  冷微慢慢吐出剑,看着那把剑坚韧地屹立在阿彬身上,冷微笑了,她没想到
自己的吻竟然能有如此大的威力。
  「来吧!」
  阿彬的呼喊声中充满了雄性的狂傲。
  「好的,我先给大哥你戴个……」
  「不戴了!」
  阿彬声音中全是威严,男人本来就该有这样的威严。
  「呵呵,好吧,要是大哥你不想戴就不戴了。」
  冷微往阿彬身上的剑上坐了下去,「呃!」
  她坐下的一刻突然感到了一种始料未及的痛,这把没戴剑鞘的宝剑原来是这
般锋利的!好!就让它无情的来刺痛我的心吧!
  冷微的身体在不断的上下起伏,就像在驾驭着一匹狂野的悍马,同时作为驾
驶者的冷微也同样的狂野。……
  第二场战斗结束了,阿彬依然躺在床上,此时他脸上依然有疲惫,但更多的
已是满足。
  冷微也躺在床上了,因为她这时候也累了,因为骑马确实也是一项体力活,
而且她还连续不断地骑了十几分钟。
  「大哥,这是我的名片。」
  冷微拿过自己的手提包,从里面翻出一张卡片,递给阿彬。
  「蔷薇……蔷薇,花的名字,花一样的容貌,花一样的姿态,为何偏偏却是
一朵任由他人蹂躏的野花呢?」
  阿彬看着卡片上的名字,竟感触起来。
  「大哥你是在写诗吗?呵呵。」
  冷微虽在笑,但表情更像是在忧伤。
  「没有,我只是……」
  「别只是啦,呵呵,如果阿彬大哥你觉得我今晚的表现还可以的话,下次就
打名片上的电话来找我吧,呵呵。」
           正文007章同居班花是同行
  007章:同居班花是同行冷微已穿回了衣服,她从手提包里拿出一条新的
短裙换上,这短裙跟之前洗澡时弄湿了的那条是一模一样的。
  阿彬看着冷微身上的新短裙在发呆,他在想:这新的短裙里是否也有暗袋呢?
是否也藏着一个长长的橡胶袋子呢?
  「大哥你怎么还不穿衣服呢?难道你还舍不得回去吗?呵呵。」
  冷微看到阿彬的小兄弟似乎还在蠢蠢欲动,它似乎是世界上最顽强战士,有
永不言败的斗志。
  阿彬却连忙开始穿衣服了,说道:「不是的,我们也该走了,再不回去,恐
怕……恐怕……」
  「恐怕嫂子她会起疑心吗?呵呵。」
  阿彬没有回答,只快速穿好衣服,给冷微付了钱,也付了房费,便和冷微一
同离开了宾馆。……
  回到酒店,冷微又接了两个客人,便到了她的下班时间了,此时天边已鱼肚
泛白。
  别人下班的时候她们开始上班,同样,在别人准备上班的时候,她们才开始
下班。
  冷微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出租屋里。很多人可能不会理解干冷微这行的有
多累,他们可能认为妓女的大部分工作时间都只是躺在床上,轻松得很。但若果
不去取悦客人,她们便很可能失去躺在别人床上的机会,也就是会面临失业,所
以她们必须去取悦客人。
  试想一下,去取悦一个自己不喜欢甚至讨厌的人,是多么折腾人的一项工作,
而且她们还必须用女人视之为最珍贵的东西去取悦那些她们讨厌的人。
  冷微进了屋子,放下手提包,正准备去真正干净的清洗一下自己的身体,却
发现饭桌上放着一份早餐,一碗白粥和两根油条。
  「冷姐,你下班了?」
  一个脸容清秀的女生端着一个盘子从厨房里走了出来,这女生二十四五岁的
年纪,她叫韩璐,是跟冷微刚刚合租了一个星期的舍友。
  「嗯,下班了。」
  冷微轻轻应道。
  「来,先吃个早餐吧。」
  韩璐说着把手中盘子放到了饭桌上,盘子里是一个煎蛋。
  「你自己不吃吗?」
  冷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略显蓬乱的头发。
  韩璐笑道:「我已经吃过了,冷姐你快吃吧,干这行肯定很累的。」
  「哦?」
  冷微略显惊讶道:「你知道我干的哪行吗?咱两租房子时好像都没相互问过
职业的。」
  韩璐继续笑着道:「冷姐你这样的上下班时间,还有这身打扮,呵呵,除了
做那行,还能是哪行呢?呵呵。」
  冷微听了也笑了,道:「呵呵,既然你知道我是干这行的,怎么还愿意跟我
合租呢?不会嫌我脏吗?」
  「怎么会呢?如果那叫脏,我曾经也脏过。」
  冷微又是惊讶:「哦?小璐你……」
  韩璐吃吃笑道:「呵呵,我曾经也干过冷姐你这行,所以我也知道干这行是
很苦很累的。」
  「什么时候事情啊?」
  韩璐答道:「我读大学的时候。那时我还算是班里最漂亮的了,所以带着班
花的名义去接客,生意还挺火的,价格也挺不错,就是有点累,呵呵。」
            正文008章长期饭票
  008章:长期饭票冷微也笑了,说道:「没想到小璐你也是同行啊,呵呵。」
  韩璐道:「那是曾经的事了,大学毕业后我就没做了。」
  冷微道:「那你现在肯定是高薪阶层了。」
  韩璐却摇头道:「我现在只是在一家外企里做个小文职,收入还没读书时候
接客来得多呢。」
  「那你有想过重操旧业吗?我是可以给你介绍的哦。」
  冷微说着,用手去捏了韩璐的左胸几下,接着道:「按你这里Size和弹
力,再配上你的娃娃脸,肯定会客似云来的,呵呵。」
  韩璐轻轻推开冷微的手,说道:「不了,好马不吃回头草,再说接客毕竟也
只是碗青春饭,电影也拍过了,青春终将会逝去的。当青春真的一去不返时,又
怎么过日子呢?」
  「当青春逝去时,日子就不过了呗,就等着饿死了呗,呵呵。」
  韩璐听到冷微的笑声,同时也听到了冷微内心的辛酸,便缓缓说道:「冷姐
要不你也别干了,像我一样去找一张长期饭票吧。」
  冷微道:「哦,原来你已经靠到好码头了,难怪瞧不起我们这些野莺儿了。」
  韩璐得意的笑了笑道:「码头虽然已经找到了,但还没靠上,只刚刚牵了根
绳子而已,呵呵。」
  「什么好码头呢?说来听听,让冷姐也替你高兴高兴。」
  韩璐继续笑道:「是我们公司的一个男同事,他虽然也只是个小职员,但我
打听到他乡下家里有好几家饭店的。他爸爸让他出来打工只是想他吸收点社会经
验,两年内他就会回家里打理生意的了。而且……而且我发现了他对我特别有好
感,呵呵。」
  「所以你就可以跟着他回乡下当老板娘,以后数钱就成了你的唯一工作,是
吗?呵呵。」
  韩璐这时竟有点不好意思了,微红着脸道:「他还没正式开始追求我的,只
是……只是今天他约了我去逛书城。」
  「哦!原来今天是星期六,我刚还奇怪你怎么还没去上班。那你快点出门吧,
别让你那个又有钱又有书香味的如意郎君等太久了。」
  对于冷微来说,本来就没有周末的,所以她也很少去计算日子。
  韩璐道:「不急,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将近小时呢,而且女生太守时会显得不
矜贵的。」
  冷微笑道:「你不怕他等不及跑掉吗?」
  韩璐也笑道:「不怕的,男人都是很贱的,越让他等,他就会觉得你神秘,
就会越想得到你的,呵呵。」
  「看来你还懂得不少哦。」
  「都是当年接客的时候学的,呵呵,嗯……」
  韩微顿了一会,才继续说道:「冷姐啊,要不我也给你介绍一个吧,我们公
司里还有很多条件不错的。」
  冷微道:「越是条件不错,越是会看不起我的,又有哪个好男人能接受我种
烟花女子呢?」
  韩璐偷笑道:「冷姐你难道忘记了?我曾经也是你的同行,不也一样能去找
好男人吗?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我们是烟花风尘中过来的女人呢?哈哈。」
  冷微苦笑道:「那也是,但还是等我弟弟大学毕业了再说吧。」
          正文009章妈给她找了个对象
  009章:妈给她找了个对象冷微冲过凉,吃过韩璐给她做的早餐,便去睡
觉了,此时韩璐也已出门去会她的「长期饭票」了。
  迷糊中,冷微听到了自己熟悉的手机铃声,便挣扎着拿过枕头旁的手机,见
到是母亲的来电,再看看时间已经下午两点多了,才按通了电话。
  「喂,是微微吗?」
  「妈!是我,除了我还能是谁呢?」
  「接到我的电话你怎么总是不耐烦的!」
  「没有啦,我只是在上班。亲爱的妈妈,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还上班?怎么星期六也要上班呢?」
  冷微一觉睡醒便又忘记了今天是星期几了,顿了会才道:「妈你又不是不知
道我做的什么工作,我们做外贸的,只要有客人下了单就要跟进,就要上班的。」
  电话里的冷母似乎略微感到了愧疚,道:「为了咱们这家,辛苦你了,但也
要注意身体哦。」
  冷微笑道:「我不辛苦,妈妈你一个人把我们两姐弟拉扯大,那才叫辛苦。
嗯……是了,妈你突然来电话是为啥呢?」
  冷母道:「嗯,你明天还要上班吗?」
  「不用了,今天应该就能把活忙完。」
  「那你明天回家来一趟吧。」
  「不会又是哪一个半生不熟的亲戚办喜事吧?那我可是不回去的。」
  冷母笑了笑道:「喜事倒是喜事,但不是别人的,而是我乖女儿你的。」
  「我?」
  冷微发自内心的吃了一惊,她预感到自己一直以来担心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冷母继续道:「微微你都不小了,今天都二十七了,工作是重要,但不管怎
么样也是要成家的。刚好你弟他也快毕业了,你的负担也就轻了,所以我就托人
给你找了个人家,你明天就回来瞧瞧合不合适吧。」
  冷微连忙拒绝道:「不要啦!回去一趟多麻烦!来回都要十几个小时!这样
一来我星期一又得请一天假了。对象我会自己找的,妈你就别担心了。」
  「我能不担心吗?你如果真有为自己操心就不会拖到现在了,女人过了三十
就很难找好人家的了!」
  「还是别了,都什么年代了,还搞相亲,我接受不了。」
  「你是接受不了相亲,还是接受不了我这块老骨头呢?是怕回来看到我心烦,
是吗?」
  冷母已开始用到自残心智的苦肉计了。
  冷微便只好柔声道:「我时时刻刻都盼着能看到我亲爱的妈妈,只是……」
  「别只是了!总之我已经跟人家约好时间了,明天下午六点半一起吃晚饭,
如果你不回来我就只能独自去赴宴了,或许还能给你相到个嫩爸爸。」
  母亲明明是在开玩笑,冷微却怎么也笑不出来,只能叹气道:「那好吧。」
  电话里头的冷母这才又笑了,她补充道:「是了,其实那个男你也认识的,
是你的初中同学来的,好像小时候还来过咱家玩的,嗯……名字好像叫做……吴
凡,嗯!对!是叫吴凡。」
  「吴凡?」
  吴凡应该算是冷微能记住的为数不多的初中同学之一了,而且印象还特别深
刻:吴凡是当时他们班里最胖的一个,可能因为胖子耐打,所以其他男同学都特
别喜欢去打吴凡。那时候吴凡平均两天就要被人欺负哭一次,每次哭了就会到处
找庇护,很多时候他会来到冷微身旁,因为冷微是班上班花级别的女生,一般男
生都不喜欢在美女面前打人的。
  每次看到吴凡来到自己身旁哭时,那时的冷微都会笑。吴凡可能会把自己的
笑当成一种女神般的怜悯,却不知道自己其实是在笑他是头没用的大肥猪。
  「噗……」
  冷微想着,不禁笑了出声。
  「怎么了?」
  「没什么,我开心还不成吗?总之我明天一早就去买车票回来看妈妈你,顺
便还跟我老同学相亲去!」
  冷微此时脸上当真笑得很开心,因为她心中已有了应对这次相亲的计策了。
             正文010章相亲
  010章:相亲冷微挂断了母亲的电话后,就开始打电话给经理去请假了。
干她这行的,请假会相对容易一点,因为她的其他同事的工作内容都和她一样的,
所以她请假后是不需要任何人来顶替她的工作。
  请了假,冷微便开始愁今天的中午饭了,虽然早过了中午,但对冷微来说确
实只是午饭时候。
  嗯……还是自己煮吧,都好久没尝过自己的厨艺了,于是冷微便打开了冰箱
在翻找着。
  第二天一早,冷微便乘上了开往老家——石原的大巴。
  在石原这样乡下地方,只要随便一家西餐馆都能算是高档地方了,此时四人
正对坐在餐馆的一张桌子的两侧。
  两位妈妈都在笑眯眯地看着对方的孩子,然后心领神会的相对一笑。
  吴凡并不敢正视冷微,只偶尔的往冷微脸上偷偷看一眼,然后就是傻笑。
  冷微此时穿的是一件雪白的连衣长裙,看起来比平常淑女了许多,她在微笑
的看着吴凡。冷微发现,虽然十几年没见面了,这吴凡的变化却不大,身材保持
得相当好,只是在原来肥大的基础上多了一些结实感,因为他又横向增长了一点。
还有的就是他脸上的呆气比当年还要浓了。
  「原来微微这么漂亮!」
  先打破沉寂的是吴母。
  冷微只是微笑没有回答,冷母却答道:「我这孩子确实长得不错,呵呵,但
终究事业才最重要。论到事业,我这孩子就怎么都比不上小凡了,年纪轻轻就在
机关里当上正科了。」
  「哦!原来我的老同学当大官了,失敬了!吴科长。」
  冷微脸上虽是惊讶的表情,但心里却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因为她经常看到电
视新闻里播那些当官的,大多都是呆头呆脑的。
  吴凡傻笑了两下道:「阿微你是取笑我了,我在单位里虽挂着个科长名号,
实际却只是个打杂的。嗯,阿微你现在又是在做什么工作呢?」
  没等冷微回答,吴母却已抢着道:「人家微微是做外贸生意的,这年头做外
贸的可有前途了。」
  冷微笑道:「没错是外贸,但『生意』两个字就不敢当了,只是帮人家打工,
就更不用说前途了,呵呵。」
  吴凡问:「那你们主要做的什么产品呢?」
  冷微答:「内衣。」
  吴凡又问:「男的还是女的呢?」
  吴母冷不防儿子会问这样的问题,便呆住了,冷微却笑着答道:「女款的,
呵呵,我现在穿的就是我们自己产品。」
  吴凡往冷微胸前盯了盯,才道:「难怪这么好看!」
  这一来,两位妈妈都难免被惊吓了,原来现在年轻人都这么开放的?冷母还
差点要问吴凡:「好看?你为什么说好看?难道你还看到了我闺女的罩罩不成?
还是你觉得只要大Size的就一定好看?」
  冷微继续笑道:「好看吗?呵呵,那要不你跟我们买一些,伯母穿上也应该
好看的,呵呵。」
  吴母终于鼓起勇气,狠狠盯着儿子,眼睛像是在警告:「你别再乱说话了!
别害得你老娘我晚节不保。」
  这里的「节」当然是「贞节」的「节」了。
  经此一役,两位妈妈便不敢再多说话了,只冷微和吴凡又闲聊了一会,便上
饭菜了。
  用餐过后,冷微道:「妈,伯母,我想和阿凡出去走走,你两自己就先回家
好吗?」
  她似乎并不需要征求吴凡的意见,就当吴凡一定愿意跟自己单独相处的一般。
  两位妈妈连忙同时点头道:「好……好!」
           正文011章你到底要不要做
  011章:你到底要不要做已是华灯起时,冷微和吴凡并肩在一条步行街上
缓缓走着,虽说是并肩,但一个是肥肩,另一个却是骨感十足的瘦肩。
  虽是步行街,但毕竟只是乡下地方,所以街道两旁商铺的灯光不算华丽,跟
冷微平时工作的那条街上的炫丽灯光相去甚远,但是来这里逛街的人却很多。这
些人可能钱不多,但就算再穷,日子还是要过的。他们逛街可能不是为了购物,
仅仅是单纯的逛街,逛街只是他们的消遣活动。他们可能会一口脏话,但正因为
他们放下了许多的束缚才有勇气去说脏话。所以他们大多都是一脸爽朗。
  冷微和吴凡便是在这些爽朗的面孔中穿梭。
  「你为什么会选择相亲呢?」
  冷微慢慢问道。
  「你不是一样来相亲吗?」
  冷微道:「我只是个普通市民,你却不一样,虽然还不能算是什么大官,但
怎么也是个政府公务员,是吃『朝廷俸禄』的人,将来定当是衣食无忧的,应该
很多狂蜂浪蝶往你身上靠才对的,怎么还需要相亲呢?」
  吴凡道:「但我觉得你不普通。」
  「我哪里不普通了?」
  吴凡继续道:「你美,你很美,我还记得读书时你经常对我笑,那笑容特别
好看,所以你身边应该有很多追求者才对的,但你为什么还要来相亲呢?」
  冷微苦笑道:「可能因为我的工作问题吧,所以我身边并没有什么追求者。」
  「你不是做外贸的吗?」
  冷微道:「是的,我是靠『外貌』吃饭的。」
  吴凡道:「做外贸应该不会影响你谈对象的啊。」
  冷微又苦笑了两下,才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吴凡的眼神幽幽的闪了一下,道:「你是因为还忘不了孟飞,才不愿意谈对
象的吧。」
  孟飞!这名字像盐酸一般的在腐蚀着冷微的心。
  孟飞是谁?他也是冷微的初中同学,便是那个第一次攻陷冷了微裙底下那片
神秘领地的男人。
  吴凡继续道:「既然孟飞都已经不在了,你怎么还不愿意尝试去接受其他人
呢?」
  他所说的「其他人」当然就是指他自己。
  冷微此时的表情变得异常倔强,道:「我不谈对象跟他无关!」
  吴凡微微叹了叹气,他当然明白,像冷微这样的否认,其实是比肯定还要肯
定的。……
  此时两人已走出了步行街,转入了一条较为幽暗的小巷。
  吴凡忍不住问道:「你一直让我跟着你走,其实你要带我去哪里呢?」
  「马上就要到了。」
  话语间,两人到了一间宾馆门前,宾馆招牌上的红光软弱无力,并不能驱走
小巷里的幽暗。
  冷微往宾馆上的招牌看了看,冷冷道:「就是这里了。」
  吴凡此时也在看着招牌,但他脸上的表情却是非常奇怪,不知道是在惊还是
在喜,道:「就这里?」
  冷微点点头,重复道:「没错,就是这里。」
  吴凡的表情依然奇怪,问:「为什么要来这里啊?」
  冷微道:「来这里当然是要做那个。」
  吴凡又问:「做哪个啊?」
  冷微斜眼看着吴凡,表情异常不屑,道:「你到底要不要做嘛?不做咱就走
了!」
  说完,她当真准备要走了。
  「做!」
  吴凡连忙拉住了冷微的手。
            正文012章爱的交易
  012章:爱的交易两人进了宾馆,开了房间。
  冷微一进房间便坐到床上,把手提包放在身旁。吴凡却只敢在床边的椅子上
坐着。
  冷微向吴凡招手道:「你也坐到床上来吧,你离我那么远,我怎么和你聊天
呢?我们老同学这么久没见,得细细的聊个够。」
  「哦。」
  吴凡应了一下便也坐到了床上,同时他心中在忐忑着:你叫我来开房不会就
只是想找个安静的地方来聊天吧?我们不是来做那个的吗?
  冷微轻轻拉了拉吴凡的衣袖,道:「再坐过来一点嘛,都老同学了,难道你
还会害羞吗?」
  吴凡的脸本来还不红的,被冷微一说才真的羞了起来,但他还是移动了一下
屁股,往冷微靠近了一点:「怎么会呢?我怎么会害羞呢?」
  「你不害羞就好,呵呵,阿凡啊,那个……」
  冷微竟扭捏起来了。
  「怎么了?」
  冷微继续道:「嗯,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来跟你相亲的人是我呢?」
  「嗯。」
  吴凡点点头,想了想才接着道:「其实……其实是我托人向你妈妈打听的,
知道了你还没对象,所以才……才……」
  冷微笑道:「哦,原来是这样的,我还奇怪怎么会那么巧合。」
  「所以……所以我……我……」
  吴凡依旧没勇气说出心里的话。
  冷微继续笑道:「所以你是对我有意思的,是吗?」
  「你应该一早就知道的!很久之前就应该知道的!」
  吴凡在尝试用咆哮去给自己增添勇气。
  「呵呵……」
  冷微只笑而不答。
  「你在笑什么?」
  冷微没有说出自己笑的理由,或者根本就没有理由,她只收住了笑容,话锋
突转道:「你要不要和我做呢?」
  吴凡问:「做什么?」
  冷微道:「男女鱼水之欢。」
  「你真的愿意和我做?」
  吴凡在瞪着冷微,更像在瞪着一张马上便能兑现的亿元奖券,这亿元奖金马
上便要为他所有了!
  冷微淡淡应道:「我愿意。」
  「好!那就是……那就是……」
  吴凡兴奋得屁股差点从床上蹦起,按他的理解,一个女人既然能与自己鱼水
交欢,当然就是爱自己的。他万万没想到如此的交欢,对于冷微来说却只是一种
交易,而且她已经进行过无数次这样的交易了。
  既然是交易便需要有筹码,冷微这次想得到的筹码有点特别,不是金钱,而
是其它。
  「但我们做完之后,你必须答应我一个要求。」
  「好!」
  吴凡已经不需要做任何考虑了,反正做完之后,你的就是我的,我的也就是
你的了,还说什么要求不要求呢?
  冷微开始道出她的筹码了:「完事时候,你就回去跟你妈妈说,你对我没意
思。」
  「什么?」
  吴凡的屁股这次终于弹了起来,他站到了床边,似乎并不愿意相信自己的耳
朵。
  冷微早已预料到了吴凡的反应,便继续淡淡道:「你就跟你妈说,我不是你
想喝的那杯茶。」
  「但你是一杯好茶啊!」
  吴凡的声音中夹带的,已分不清是愤怒,还是恐惧了。
  冷微道:「你没喝过,又怎么知道是好茶呢?更何况,就算最好的茶,也会
有人不喜欢喝的。」
  「但是我喜欢啊!」
  「但如果你想和我做,你就必须跟你妈说不喜欢!」
           正文013章有种触感叫柔软
  013章:有种触感叫柔软「你不应该这样对我!」
  吴凡已开始在为自己申诉了。
  冷微道:「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不可能爱你,所以我也不希望你爱我。」
  「你不爱我,为什么却愿意和我做那个呢?」
  「做爱不一定是因为爱的,你就只把它当成我对老朋友你的一种补偿吧。」
  「补偿?哼!哼!」
  吴凡在冷笑,但不知道是在笑自己还是在笑冷微:「你不欠我!我不需要你
的补偿!」
  冷微道:「我能看出来,这些年来,你为了等我一直都没有跟别的女孩交往
过,甚至还没做过,所以我也相当愧疚,就让我为你做点什么补偿一下吧。」
  「我不需要你的补偿!」
  吴凡的尊严在驱使着他,在违背自己的意愿在坚持着。
  冷微叹气道:「好吧,既然你如此坚持,我们就退了房间各自回家去吧。」
  「什么?」
  吴凡的尊严已开始动摇了。
  冷微补充道:「还有,不管今晚我们要不要做,以后我们都不可能在一起的。」
  「还是因为你忘不掉孟飞吗?」
  「再说一次!你到底做不做?」
  冷微似乎只要听到孟飞的名字,情绪就会失控的。
  「那……那……那就做吧!」
  吴凡的尊严彻底崩溃了,他从来没想过,原来决心去做爱也是需要放下尊严
的。
  「那你就坐回来吧。」
  冷微的脸上又露出了笑容,是一种职业的笑容。
  吴凡也乖乖的听话起来了,又坐回到床上,他比之前离得冷微更近了。
  冷微道:「刚刚在餐馆里,你不是说我的内衣很好看的吗?」
  吴凡道:「我只是猜的,其实我并没有看到。」
  「那你现在要不要看看呢?」
  冷微说着,已开始拉开了连衣裙背后的拉链,接着她把裙子往自己两肩卸开,
最后,裙子全部散在了她的腰间。
  雪白裙子里面是一件同为雪白的内衣,这所谓的内衣,其实就是两个漏斗状
的纺织物连在一起的物体,漏斗可用于罩住东西,所以此种内衣才被俗称为罩罩
的,意思就是由两个罩构成的物体。
  吴凡发现,雪白罩罩虽然好看,但跟它罩住的那对雪白玉峰一比,便淡然无
光了。此时吴凡坐在冷微的左侧,所以他看罩罩的同时,目光便难免会扫过那条
由两个玉峰相挤而成的沟壑,那深深的沟壑里是一片吴凡梦寐以求的耕地,若能
永远霸占这片耕地,他会宁愿永远做一个「耕田」的。
  「好看吗?」
  冷微笑着问道。
  「嗯!好看!」
  吴凡恳切地点着头。
  冷微道:「既然好看,要不你给伯母她买几对。」
  「但是……」
  吴凡也不知道自己要「但是」什么。
  冷微笑道:「但是你不知道伯母她穿的什么码数,是吗?呵呵。」
  「是的。」
  吴凡勉强的点了点头。
  冷微继续笑道:「这你可以去问你爸爸啊,他应该会知道的,呵呵。」
  「但是……但是……」
  吴凡又只会「但是」了。
  「哈哈!冷微道:「我是跟你开玩笑的啦,你还真当真了?呵呵!」
  「呃……」
  吴凡只能表示深切的无语了。
  「说回正事吧,你要不要先摸一下呢?」
  冷微还真的变得一脸正经了。
  「摸什么啊?」
  冷微道:「当然是摸内衣了,等会我脱下来后,你就摸不到了。」
  「那你就脱啊!要我摸罩罩,我更宁愿去摸罩罩它罩住的那对玉峰!不!我
不要摸!而是要抓!」
  吴凡的内心虽如此狂野,但却依旧一动不动,十足一个乖乖小孩。
  「原来你是在害羞。」
  冷微拿起吴凡的左手,让吴凡的手掌按在了她的右边胸口。
  柔软!吴凡的手立马抓到的就是这柔软的感觉。
  这柔软是来自罩罩的吗?还是来自罩罩下面的玉峰的呢?又或者是它们两者
融合才能有这样的柔软的吗?
  这种柔软的触觉使得吴凡全身都软了起来,除了那处最致命的地方!
            正文014章弄蛇者之曲
  014章:弄蛇者之曲此时罩罩的柔软都已不能满足吴凡的欲望了,他一只
手伸进了两座玉峰间的沟壑,正准备把罩罩从双峰上扒下来。
  冷微却轻轻的把吴凡推开,道:「等一下。」
  「还需要等什么?」
  冷微笑着拿过手提包,然后竟从里面翻出来一个翠绿色的口琴,问吴凡道:
「你还记得这个吗?」
  「口琴?」
  冷微继续笑道:「是啊,初中的时候我就爱吹这个,你记得吗?」
  吴凡点头道:「记得,那时只要有什么庆祝活动,老师都会让你上台表演的,
你不但长得美,还多才多艺。」
  「呵呵,那你觉得吹的口琴好听吗?」
  「好听。」
  吴凡不禁回想起读书时的情景:冷微在台上吹奏口琴,他和其他同学在台下
听。每次听到冷微吹奏的琴声,吴凡裤裆里那武器都会兴奋起来的,同时他也会
看看周边的男同学,见其他男同学两腿间的裤子这时候都会微微拱起的,所以吴
凡曾经怀疑过冷微在吹奏的是催情曲。
  冷微道:「既然你觉得好听,我就再吹给你听听吧。」
  吴凡微微惊讶道:「就在这里吹吗?」
  冷微笑道:「嗯,但你放心,我只轻轻的吹,不会吵到别人的。」
  「那好吧。」
  吴凡想不到反对的理由,便只能同意了。
  冷微站了起来,走到吴凡身前,然后轻轻地坐到了吴凡的大腿上,道:「你
不会介意我坐在你腿上吧。」
  「不介意。」
  「呵呵,那我开始吹了。」
  口琴声开始在房间里响起了,冷微果然吹得很轻,琴声幽幽绵绵的,很细,
细到听不清旋律,捉不到节奏,但却有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
  吴凡裤裆中本来已僵硬如钢的致命武器,在琴声中竟扭动起来了,便如一条
小蛇在随歌起舞。
  难道冷微吹奏的是古印度流传下来的,可以操控灵蛇的「弄蛇者」之曲?
  吴凡大惊,当他努力尝试去夺回自己你致命武器的控制权时,发现自己那里
原来不是在扭动,而只是在颤抖,是血气膨胀到极致时才有的颤抖。
  冷微似乎也感觉到了吴凡的颤抖,便从吴凡的大腿上起来,道:「你先脱了
裤子吧,不然等下会弄脏的。」
  「嗯。」
  吴凡也感觉到快坚持不住了,便很快的把自己裤子脱光了。
  上天有时候也会相当公平的,给了一个人肥大的身体后,赋给他的武器便会
相对小一点。
  吴凡的身体挺肥大,所以他身体下面那武器也就相当的小。
  但武器小,并不代表它没杀伤力。
  毒性最强的蛇,往往身体也很短小的。
  吴凡感觉到自己身体下面的那条毒性最强的毒蛇依然在颤抖,因为冷微的琴
声依然在悠悠荡荡的响着。
  琴声突然变得急促异常,然后便停住了。
  冷微放下口琴,笑着走到吴凡面前,弯下腰,用手指在吴凡那条小毒蛇上轻
轻的弹着。
  「呃!」
  随着吴凡的一声呻吟,小毒蛇便吐出了一股热烫烫的白沫。
           正文015章熊熊屹立烫玉箫
  015章:熊熊屹立烫玉箫小毒蛇吐出白沫后,便不再颤抖了,瘫软了下去,
如入眠了一般。
  冷微笑着用纸巾替小毒蛇擦去白沫后说道:「你先去洗个澡,顺便把那些东
西洗干净吧。」
  「我们这样就算做完了吗?」
  吴凡虽然知道那口琴声有神奇的作用,却没料到竟能让自己精血喷张,所以
他心中十分不甘。
  冷微笑道:「不是的。我只是知道你第一次做,担心你坚持不了太久,所以
才先给你热身一下的。」
  「刚才的只是热身?」
  难道每条毒蛇在战斗前,都要进行这样的热身的吗?吴凡不知道,所以他感
到诧异。
  冷微继续道:「是的,等你洗完澡后,我会重新帮你吹起来的,这样你应该
就能坚持长久一点,然后我们才真正开始做。」
  还吹?你还要吹吗?吴凡似乎已对冷微的琴声产生了恐惧,他担心自己会再
次坚持不住。
  但冷微这次吹的已不是口琴,而是箫,是吹箫!
  洗完澡后,吴凡身上那条小毒蛇便化成了一支箫,一支被冷微吹在口中的玉
箫!
  熊熊屹立烫玉箫,欲等美人马上吹!
  经过冷微的一番吞吐,玉箫终于屹立起来了,它比之前的小毒蛇要大,要硬,
所以我们不能再叫它做小毒蛇了,只能尊称其为烫玉箫。
  吴凡突然翻身起来,却把冷微推倒在床上,接着迅速地把冷微身上的罩罩和
那条三角形小裤子扒去,最后便往冷微身上压了下去。
  此时的玉箫已不再是乐器了,而是一把彻头彻尾的武器,因为它已刺进了冷
微的身体,刺进了那片吴凡曾日夜向往的神秘领地,只是这片领地此时已不再神
秘了。
  经过一连串的攻击后,吴凡感觉自己依然体力十足。他现在才发现,原来刚
才冷微为他做的热身是十分有用的,原来床上这运动跟其它运动一样,都是需要
热身的。
  又是一轮的攻击,玉箫依然没有任何疲惫的迹象。
  「哈!」
  吴凡此时竟狂傲的笑了一声,好吧!既然如此,就让我把你战得求生不得,
求死不能吧!
  但冷微似乎已抵受不住吴凡的攻击了,她已满脸通红。于是她便用双手,分
别往自己的一对玉峰的两旁一压,挤出一条又深又紧的沟壑,一边呻吟一边说道:
「往……往这里来试试吧。」
  「好!」
  吴凡一声应过,便把自己的玉箫从领地里抽出,接着往冷微两玉峰间的沟壑
里插去!
  玉箫玉峰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吴凡发现这对玉峰虽然没有领地里的那种润泽,却比领地更有压迫感,这种
压迫感紧逼着玉箫,使得吴凡不禁狂欢起来。
  玉箫在玉峰间猛烈的游走了一会,吴凡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开始在颤抖
了!连同玉箫一起在颤抖!
  再强壮的运动员,体力也有耗尽的时候。
  「呃!」
  玉箫竟喷出了跟小毒蛇一样的白色毒液,只是这次的喷射力度要大一些,白
色毒液洒在了冷微的脸上。
  冷微没有忙着去擦走毒液,只在幽幽的笑着。
            正文016章单亲妈妈
  016章:单亲妈妈吴凡平时很少做运动,特别是像这样剧烈的运动,所以
他射出了那道毒液后,便已大汗淋漓,一身脂肪松软的躺到床上。他忍不住去回
忆刚才的情景,于是他便开始为冷微的熟练动作而惊讶,冷微的动作甚至比他平
时看的日本动作片里的姑娘还要熟练,比那些姑娘还要多才多艺,那些姑娘虽然
也会吹玉箫,却不会吹口琴。
  「你经常做的吗?」
  吴凡想问,却没有问出口。
  冷微穿回衣服,然后提醒吴凡道:「你记得回去跟你妈说,你谁我没意思,
以后没必要再跟我来往了。」
  吴凡当然记得这个交易,只是他心中依然不甘,所以还是问道:「你就不能
告诉我,你这样做的真正原因吗?」
  冷微道:「真正原因我已经跟你说过了,就是因为我不可能爱你。」
  「不可能是真的!」
  冷微冷冷道:「我也不乞求你相信了,但如果你还想当你的科长,以后还想
找对象的话,你就必须按我说的去做!」
  「你是什么意思?」
  吴凡没想到这次爱的交易,竟然还会涉及自己的仕途。
  冷微继续道:「如果让别人知道你乱搞男女关系,随便和女孩子去开房,我
想你的上司是不会袖手旁观的!而且你以后也别再想跟其他女孩交往了!别忘了
刚才开房时用的是你的身份证的,要查起来是很容易的!只要我去宣扬一下下。」
  吴凡此时既愤怒又害怕,他从没想过自己作为一个男人,竟然会被一个女人
如此的要挟:「你扬出去,难道你就不怕别人说你吗?」
  「哈哈!我怕?我怕什么?我以后也不打算去谈对象了,我也从没想过要结
婚!哈哈!」
  冷微的笑声中充满了嘲讽,但更像是在嘲讽她自己。
  吴凡奇怪的看着冷微,他此时脸上已没了愤怒,取而代之的是怜悯,因为他
感觉到冷微的笑声更像是在哭泣。……
  冷微回到家时已是深夜十一点多了,冷母却还没睡,因为她在等着女儿带回
来好消息。时间越是晚,得到好消息的概率便会越高,所以冷母越等越是兴奋,
看着晚间新闻都差点笑了出来,哪里会有睡意呢?
  「怎么了?怎么了?你们去哪里玩了?都这么晚了,你们是不是……是不是
……已经……」
  冷母一见女儿进家门便连枪炮的问了起来,但问到关键地方还是不好意思问
出口。
  「我们去看电影了。」
  在冷微八岁的时候,父亲就因病去世了,当时她弟弟冷浩才满三岁,所以她
母亲谢婵便只能靠一个人干活去养活两个孩子了。那时冷微在上小学三年级,放
学回家便帮忙做些家务,放假还会到田里去帮忙。谢婵便整天背着儿子去干农活,
本来三岁的冷浩已可以自己走路的了,但谢婵不放心儿子到处跑,所以只能整天
的背着。
  冷微知道靠母亲的种田赚的那点钱,要供自己读大学,不仅仅是艰难,而是
不可能,所以她读完高中便选择了出县城桐工市里去打工了,同时也开始为弟弟
上大学攒钱。
  虽然因为家境问题没能读上大学,冷微却从来没有埋怨过母亲,反而是十分
同情和感激母亲,她知道作为一个单亲母亲要养大自己两姐弟已经很不容易了。
所以冷微从来都不愿意母亲为了自己而担心或难过,因此她才不想拒绝母亲这次
为自己找对象的好意,便只能逼着吴凡去拒绝自己了。
           正文017章谁是谁的唯一
  017章:谁是谁的唯一「你们看完电影后还去哪里了吗?」
  谢婵迫切问道。
  「没去那里,看完电影我就回来了。」
  冷微道。
  谢婵略感失望,道:「那你觉得阿凡的人怎么样呢?」
  冷微道:「人家当官的,就怕我高攀不起。」
  谢婵道:「那你就是喜欢了?同意了?」
  「嗯。」
  冷微点头道:「吴凡的为人我是知道,性格挺好的,但不知道他会不会嫌弃
我。」
  「不会的!不会的!」
  谢婵欣喜道:「你别担心,先去洗澡睡觉吧,我明天就给你去打听好消息,
呵呵。」……
  第二天,吃过午饭,冷微便来到石原汽车站,准备买回去桐工的车票了。
  谢婵随着女儿来到车站,她一直忧心的打量着女儿,她担心女儿会不高心,
因为她已经从吴凡母亲那里打听到了坏消息,当然她不知道这坏消息是自己女儿
一手策划的 上一篇:【蜜药】(1 下一篇:【性奴秦楚】(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