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武侠古典  »  【女人四十一枝花之慕容夫人】(四十四)牡

【女人四十一枝花之慕容夫人】(四十四)牡




             (四十四)牡丹仙子
  赛西亭一家四口一路说笑,和千儿一起回到玉皇阁。跟这家人待在一起,千
儿心中总有温馨之感,虽无血缘关系却有着浓浓亲情。对于千儿来说,从小到大
最为渴望的,便是这种亲密无间、可以无话不谈的家庭温暖。
  作为昆仑派二代长老中的大师兄,赛西亭属于那种走到哪儿都不太打眼的人
物,道行没有二师弟张莫然突出,为人处世不如娇妻那么左右逢源、八面玲珑;
作为一派掌门,他不如少林掌门枯佛禅师沉稳睿智,不象武当掌门玉清子那般仙
风道骨,更没有天门之主云梦的铁腕魄力和罗刹女王睥睨天下之不可一世。
  不过作为人,他所拥有的人格魅力是上述所有人都望尘莫及的。他不善言谈
但绝不木讷,为人正直却不迂腐,待人宽容又很有原则,深谙中庸之道。当初罗
刹门来势汹汹,他肯接受罗刹女王的安排挺身而出,接过掌门之位,并非贪图权
势,而是为了避免更大的杀戮,保住昆仑一脉,他本是孤儿,自幼被昆仑派收留,
对本门的感情是无可比拟的;后来他和查莉香通过长期接触而彼此有了深情厚意,
二人典型的政治联姻是爱情的结果,并非罗刹女王的安排和赛西亭出于功利目的
有意而为之。
  这桩婚姻,后来成为「大丈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活生生范例!无论是在罗
刹门还是九大门派之中,大家都是有口皆碑、津津乐道。作为罗刹女王的一颗重
要棋子,查莉香把对丈夫的爱和对本门的忠诚平衡得很好,对丈夫不仅仅是控制,
还给予了极大帮助,在夫妇二人的共同努力下,昆仑派比张莫然时代更加发展壮
大,在九大门派中的排名已由当年的第八上升到第五,可谓成绩斐然!
  在昆仑派众人眼中,掌门人是一位宽厚仁爱却又备受敬重、极富威信的长者,
这种威信是建立在人格魅力、公平正义和以理服人的基础上,并非简单凭借手中
权力。他给大家营造了一个规则允许范围内自由发展、知无不言且言无不尽的修
真环境,让古老的昆仑派焕发出前所未有的活力!
  就拿姬无双和吴玉雪来说,张莫然一向对这两位师妹不着道装、举止间不拘
小节颇为不满,赛西亭则认为修道在心不在外表,仅此一桩便博得两位师妹极大
好感。可是当二位师妹过于率性而为,他也会及时指正、善意劝止,以免二人做
出出格之事。对本门其他人,他同样也是如此宽容与严正并举。
  所以在二代长老中,他一直是最得人望的大师兄,之所以当年未能接掌门户,
一来道行不如二师弟,当然最重要的,他不是前代掌门人之子。
  在所认识的所有人中,千儿最黏乎的就要数他夫妇俩了。在每年一度的相聚
中,千儿每天都要在夫妇俩所住的栖凤楼三号院玩到很晚,在乾娘催促无数次之
后才会依依不舍地回去。他的性格和处世之道受到赛西亭的影响最大,其次才是
乾爹周氏龙,一来和乾爹相聚时间短,二来乾爹乾娘缺乏恩爱,使得他在千儿心
中作为慈父的形象大打折扣。可以说,千儿的人格魅力来自于赛西亭的熏陶,这
是他长期仰慕模仿的结果。
  正基于此,千儿跟这家人的感情可谓深厚。碍于夫人,夫妇俩不方便认他为
义子,但实际上早把他当自己孩子般看待,给予他的关心和照顾很多,通过讲故
事告诉他许多人生道理。在千儿心中,常常不自觉地把自己当作他家的一份子,
他童年甚至产生过许多稀奇古怪的念头,比如在他八岁那年,有一天他曾拉着查
莉香的手天真地问道:「莉香阿姨,您和赛伯伯这么疼我,我很怀疑,我就是您
的大儿子,一定是当年生下我后,您把我送给乾娘啦,我的身世也是乾娘编出来
骗我的!」
  查莉香当时笑着逗他:「对,小千儿就是咱家的儿子,你下面还有个丽儿妹
妹和艾米弟弟……」
  她是开玩笑,千儿却很希望能当真,所以他对自己的身世既有怀疑,又有深
深的好奇,他甚至经常做梦,梦见乾娘对自己说:「我的儿,你原本是莉香的孩
子……」
  一家「五口」在厅里落座,绿绒奉上用昆仑泉烹制的碧秋清茗。赛西亭非常
专业地品尝之后,不禁赞不绝口!千儿之所以嗜茶如命,堪称品茗大师,也是受
他言传身教、长期熏陶的结果,同样是品茗大师的乾爹反而次之。
  千儿笑道:「莉香阿姨,还记得当年您说的玩笑话么?我可挺当真哩,今儿
咱一家五口团聚,没有外人在,真是感觉好自在,就象回家了一样!赛伯伯,这
里有您特别喜欢的香茗助兴,可得陪孩儿多聊聊。不是我夸口,绿绒的茶艺堪称
国师级别,在别处您可很难品尝得到哦!」
  查莉香叹道:「你一定是阿姨前世的儿子,今生投错胎啦。若有你这样的儿
子,我做梦大概都要笑醒过来!」
  赛艾米立马抗议:「娘啊~孩儿难道就不乖么?」
  赛西亭笑道:「你们仨都乖,都是爹娘的好孩子……」
  赛丽儿靠在父亲肩头,看着千儿说道:「这么说来,我可以叫你大哥咯?唉~
只有一个淘气的弟弟,成天害我操心,能有个疼我的大哥也挺不错!」艾米也跟
着连叫几声大哥。
  一阵强烈的幸福感,轰得千儿差点晕过去!他一脸陶醉地道:「丽儿、艾米,
我一定争取做好你们的大哥,好好爱护你们的!为了给两个弟弟妹妹挑选礼物,
我可是打听了好多地方哩。唉~待在这儿感觉真好!不行,找到不死神仙救活北
风姊姊之后,我要留在这里,不走了!」
  姊弟俩抚掌欢呼!查莉香笑道:「若是夫人同意,阿姨可是求之不得!」
  赛西亭说道:「若是有时间,我真得好好指点一下你的棋艺,琴棋书画之中,
你的棋力最弱,可真有些给伯伯丢脸!」
  千儿惊叫道:「好哇好哇!乾娘棋艺虽然也高,但她太没耐心,我跟她下棋
简直没学到什么!」
  一家子其乐融融,闲聊整整一个晚上。眼见天色已晚,查莉香说道:「艾米
该要早些睡觉了,千儿,咱一家子有空再聊。」
  千儿和姊弟俩虽依依不舍,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只好互道晚安。
  送走伯父伯母一家,他来到楼上,在绿绒的侍候下洗漱完毕后,便坐在卧室
里静候佳音,绿绒也坐在旁边椅子上陪他。眼见已月上中天,千儿望眼欲穿,左
等右等不见人来,回头见绿绒已困得眼皮发涩,脑袋连连钓鱼,依然不肯回房歇
息。他心中焦灼不已,不由暗道:「莫非姬仙子久久不来,全因这傻丫头一直赖
在我房里不走么?」
  念及于此,他皮笑肉不笑地对绿绒说道:「绿绒,太晚了,我要睡了,你也
该回房歇息了。」说完用手连拍嘴巴,大大地打了几个哈欠,伸个懒腰,一付困
得要命的模样,爬上床倒头便睡。
  绿绒见他方才还目光灼灼地盯着门外,看似比夜猫子还精神百倍,转眼便困
成这副模样,不由满腹疑惑地看了看他,心里一百个不愿意,却也不好再赖在他
屋里,只好下楼出了玉皇阁,回自己房间睡了。
  她的确太困,方一落枕便沉沉睡去,却梦见千儿和姬无双、吴玉雪二人如胶
似漆地黏在一堆,她竭力挣扎着想冲上前拉开她们,却怎么也迈不动脚步,徒自
焦急万分!即便是在梦中,她也是备受折磨啊!
  也不知是千儿猜中了姬无双的心思,抑或只是巧合。绿绒离开他房间一盏茶
功夫之后,门上便传来轻轻的敲门声。千儿忙从床上跳起来,冲到门边打开房门。
一位中年美妇当门盈盈而立,秋水双瞳一瞬不瞬地凝注在他脸上,眼中水汪汪地
似要滴下水来,正是牡丹仙子姬无双!
  她进门后返身将门闩上,一把搂住千儿,低头在他脸上、额头、眼睛和鼻子
上火辣辣地亲了个遍,娇喘细细地道:「千儿,我好想你啊!绿绒那丫头老赖在
这里不走,真是急死我了!在外面顶风冒雪吹了半天西北风,你得好好补偿阿姨
……」对着他双唇痛吻下去……
  千儿一时搞不清状况,他还是首次遇上如此主动的女人,有些不太适应,忙
紧闭双唇,唔唔地道:「姬、姬仙子,唔~您这是干嘛?」
  姬无双低声道:「我不是说过,我喜欢你么……把嘴张开,别惹我不高兴
……」
  千儿敷衍道:「可……可您还没问,我是否喜欢你啊?」
  姬无双吃吃地道:「瞧你那么急着找梅花谷。若想找到梅花谷,非得贱妾帮
助不可,我想,你会喜欢我的……唔唔~」她已将千儿双唇吸进嘴里,舌尖用力
挤进他双唇之间,想捅进他嘴里纠缠他的舌尖。
  千儿闻言心中大喜!双唇稍稍张开些,姬无双灵动而火辣辣的香舌忙挤了进
去,来回扫动,并试图纠缠他的舌尖……
  千儿一边卷起舌头闪避着,一边支支吾吾地道:「姬仙子可是想起来了么?」
  姬无双屈身搂紧他臀部,说道:「咱俩坐下慢慢聊。」
  却并未坐在椅上,而是将千儿一把抱起,象抱孩子般将他抱到床边坐下,抱
紧了继续吻他,「若公子哄得贱妾高兴了,要想起来倒也容易……贱妾说过,今
晚就留在这儿服侍公子,为你叠被铺床。贱妾这就为公子宽衣解带,上床歇息了
吧……」
  边说边开始为千儿脱衣。千儿忙按住她的手,急急地道:「且慢,我还在等
姬仙子好好想想梅花谷之事呢,睡不睡倒不打紧!」
  姬无双道:「贱妾不是说过了么?若公子哄得我高兴,兴许睡一觉,梦中就
想起来啦,不睡觉咋行?」
  千儿不信地道:「难道仙子清醒时想不起来之事,在梦中反而能想起来?这
也太离奇了吧!」
  姬无双很认真地道:「我就是这样,经常是在白天无法解决的难题,晚上入
睡前就一直想啊想,不知不觉睡着了,在梦里还会接着想。结果往往有如神助一
般,梦中就想出了解决办法,到清晨醒来时还记得,我按照梦中想起的办法试一
试,多半就成功了!说起来实在令人难信,不过我真的没骗你!」
  千儿半信半疑之间,身上已被姬无双脱得只剩一条裤头。她拉开锦被给他盖
上,替他掖好被角,举止轻柔细心,宛若慈母照料幼儿入睡一般。
  完了之后她自己也开始宽衣解带。
  千儿惊道:「姬仙子,您这是……」
  说话间,姬无双也脱得只剩下一件肚兜和一条窄窄的亵裤。千儿见她这条亵
裤很古怪,似乎是特制的,比妇人用的月经带宽不了多少,把丰腴雪腻的臀胯部
露出一大片,尤其要命的是那一大片浓密阴毛,分由下裆两侧连根露出大片长长
的卷毛。
  她的肚兜倒挺宽大,穿在她那丰硕的身子上依然显得宽松,前襟被硕乳顶得
鼓起两座高高的大山包,致使未收腰的前襟下部无法贴住腹部,无所依托而来回
飘舞着,她又刻意地扭腰摆臀,每扭动一下,酥胸便是一阵波涛汹涌,两座大山
包随之摆荡不已!千儿眼前不禁浮现出暮雨朝云居后花园、春天里熟透了的硕大
水蜜桃。
  姬无双道:「我这是脱衣上床睡觉啊,我不睡咋想得起来?」
  千儿吃惊地道:「仙子难道要睡这儿么?外间暖阁和隔壁都有床……」
  姬无双媚声道:「公子夜里不是得有一位年长妇人睡在身边,夜里才不至做
噩梦么?为了让公子不为噩梦所扰,贱妾只好勉为其难,陪公子一起睡啦……」
  说话间竟连亵裤和肚兜也给脱光!
  一位丰腴白皙、高身量的成熟中年美妇,赤裸裸地暴露在千儿眼前!千儿震
惊之余,发觉那对硕乳真的好大!沉甸甸地有些下坠,如同两只白腻腻的冬瓜,
缺乏支撑般地晃荡不已,实在是勾魂荡魄!两团大大的紫红色乳晕不知是充血的
缘故还是怎么,已凸起老高,上面散布着一些凸翘的肉疙瘩。两只乳头特别大,
竟比拇指头还大一圈,呈圆柱形,顶端平平地略向内凹,颜色很深,硬硬地挺立
在乳晕中央。小腹微微隆起,由些许赘肉横向挤出一条浅浅肉沟,将小腹分成上
下两半,两条妊娠纹隐约可见。
  再往下便是那一大片浓密阴毛,毛茸茸地布满两条倒八字形的腿根线之间,
一直沿腿根线延伸到会阴之后,将高高的阴阜也完全遮掩,唯独将那条翻开的大
肉缝露在外面,在萋萋芳草掩映之间,隐约可见两片深色肉唇吊在大裂谷之外!
  她一丝不挂地跨上绣榻,千儿一眼瞥见她那大大分开的玉腿间,阴户膨大如
馒头,爆开的长长阴沟若熟透肥鲍,又如老蚌含珠。大如花生米一般的红珠已完
全露出,闪着水光,两片深色肉唇间玉门洞开,张合间内里红色媚肉隐现。
  她钻进被窝,侧躺着抱住千儿身子,又是一阵热吻。纤纤玉手伸出,千儿一
时不防,裤头竟已被撕烂!
  他大为窘迫之余,心中不禁涌起深深的屈辱感!倒并非他不愿和女人亲近,
毕竟跟他好过的女人也不在少数,但他习惯于先有爱、再涉房事,那才是爱的真
正境界。他博览群书,圣贤之言牢记心头,认为纯粹追求肉欲的满足是兽性的表
现,绝非君子所当为。也就是说,他可以很风流,但绝不愿下流!
  和乾娘发展到目前这种关系,其实并非他所愿。从他心底来说,对慕容紫烟
母爱亲情的需求远远大于欲望,这也是他进入青春期之后,面对慕容紫烟屡次挑
逗,他总觉尴尬而不举的原因之一。然而无论如何,十余年舔犊情深,他对慕容
紫烟的爱是实实在在的,虽然只是孺慕之情,终究也有深爱,最终发展到情侣关
系也算是水到渠成。
  面对这位姿容秀丽、丰腴成熟的牡丹仙子,他虽有好感,然而对她缺乏了解,
更谈不上有丝毫感情。在这种情形下便要上床,不仅突兀,且实在有悖于他的意
愿!所以此刻,他心中不仅兴不起半点情欲,不愿接受她火辣辣的热情,且对这
位过于主动露骨的女人有些厌恶!然而又不好过于得罪她,以至于失去寻找梅花
谷的线索。
  在这种矛盾心理下,只好和她虚与委蛇,他的头不时地左摇右晃,不愿和她
深吻,却也不好粗鲁地拒绝!
  「我的香公子,你躲什么呀?」姬无双摁住千儿头脸,令他无法挣动,霸王
硬上弓地强吻着他!那对不安分的柔软大奶子,在千儿胸前磨来蹭去,一双丰腴
粉腿夹住他下体,小腿盘在他屁股上,胯间耸动不止,将湿热的阴户紧贴在他下
体上来回磨蹭……
  下体被姬无双蹭得黏乎乎的,由她下面散发出的浓浓的骚腥儿闷在被窝中,
闻起来愈发浓烈刺鼻,千儿不用摸也知道她下面已经春潮泛滥成灾,不由暗惊美
妇春水之多、欲望之强烈!
  面对如饥似渴的发情美妇,浑身被温软滑腻所环绕,磨磨蹭蹭之间总是令人
意动神摇!千儿吃惊地道:「姬仙子要睡这儿也罢了,干嘛还要脱光了身子?似
乎不太合适吧?」心中暗道:「如此淫荡的女人,我还真是初次遇上!唉~早知
如此,真不该把绿绒撵走!」他心中还从未如此想念过那个倔强无礼的丫头!
  姬无双风骚入骨地腻声道:「不脱光咱俩怎么办事呀?」
  千儿支支吾吾地道:「办……办什么事?」
  姬无双嗔道:「少假惺惺了~就是合体交欢呀……听说,你虽小小年纪,却
最喜欢年长妇人,最爱肏熟妇的老屄。烟霞姊姊已经五十出头,那种老掉牙的老
屄你都要肏,还让她有了身孕。贱妾不过四十六岁,公子应该更有兴趣呀……来
吧,乖乖,阿姨的老屄已经张开了,快来肏阿姨的老屄呀……」
  伸手下去捞住屌儿一阵套弄,千儿奋力挣扎着,可被高大健硕的美妇压住,
很难挣扎得动。姬无双揉弄半天,屌儿却一点反应也无,不禁嗔道:「这是怎么
回事?不是听说你那方面很厉害么?」
  长期被女人压制,乾娘和大姊也还罢了,如今遇上这位牡丹仙子居然也是如
此!他心中那种屈辱感不禁愈发强烈,抗声道:「我心里不愿意,小弟弟自然不
会有反应!」猛地甩头,终于摆脱美妇强吻,用手使劲儿猛推,试图推开她缠住
自己的双腿,然而难以如愿……
  姬无双恶狠狠地道:「贱妾对你说过,今夜要来陪公子,且提前暗示过你,
想和你那个……你也是默许的。这会儿咋如此扭扭捏捏的,不象个男子汉!」
  千儿有些生气了,瞪眼道:「我是等你来告诉我,寻找梅花谷的相关线索,
不是要仙子来做这等禽兽不如之事!」若非顾忌北风伤情,他就要大声喊人了,
让这位不知廉耻的女人颜面扫地!
  这话已说得很重了!
  「那是公子的想法,就我来说,当初一见公子画像,便一见倾心!对公子早
存仰慕之心,神交已久、朝思暮想,一心只想得到你!今夜我既然来了,不达目
的决不罢休,可就由不得你了!」姬无双恼将起来,冷不防点住他上身穴道!
  千儿绝未想到她竟敢对自己来这一手!猝不及防之下,上身和双臂顿时动弹
不得,不由大急:「姬仙子,您这是干嘛,难道竟敢强姦我?这是女人能做的事
么?」
  姬无双本就志在必得,此刻在情欲勃发之下,似已欲罢不能,气喘嘘嘘地道:
「无论如何,今夜我是要定你了,公子若好生配合,大家都落个痛快。你却非要
不识抬举,逼得我只好强姦你啦!」
  千儿无法挣扎,哀叹不已地道:「从来只听说男人强姦女人,还从未听说有
女人强姦男人的!我咋这么倒霉,偏偏让我遇上!」
  姬无双冷笑道:「凡事都会有例外,今夜贱妾就算破例吧!原本想和你先谈
情说爱,再和你上床,公子既然如此冥顽不化,就怨不得老娘要霸王硬上弓了!」
  千儿也冷笑道:「只要男人那根东西不硬起来,看女人怎能强姦得逞!」
  姬无双轻挽鬓边散发,风情万种地道:「你说得不错,女人要强姦成年男子
的确很难得逞,就像蜘蛛精拿唐三藏无可奈何一样。可是中年女人要强姦十四五
岁的少年,却是容易得很!我很快便能让你的小鸡鸡翘起来,并用老屄夹得屌儿
射精,你信不信?」
  千儿恼怒至极,冲口而出地骂道:「不信!你这个不顾廉耻、淫荡下贱的女
人,我看着都恶心!你只配去做妓女,挨你一下我都觉得肮脏!更别说……」
  姬无双还从未被人骂得如此难听!气极之下不由兽性大发,也顾不得他是上
面下来的贵宾了,挥手便是一顿大耳刮子扇过去,打得他鼻青脸肿!
  幽暗而摇曳的烛光下,姬无双珠泪盈眶,似有满腹委屈,酥胸急剧起伏,大
口大口地直喘粗气,显然心情极为激动!她双眸圆睁盯注在千儿脸上,其中饱含
着恼怒和屈辱!「我要你为刚才的话道歉!否则……」
  「你做梦!我绝不会道歉,因为我骂得没错,你就是那样的人!」千儿也不
甘示弱,迎着她那如刀似剑的锐利目光直视过去,眼中依然满是鄙夷和不屑。
  姬无双右手捏住疲软的屌儿,双眸喷火般威胁道:「你信不信?我只需稍稍
用力,便可以把你这根宝贝扯断!我相信没了它,你在夫人面前连条狗都不如!」
  「你错了,乾娘爱我并非因为这个!」千儿同样咬牙切齿!
  空气中火药味儿十足,似有火花闪现,捏住屌儿的力道越来越大……
  良久良久,姬无双目光渐转柔和,纤纤素手轻抚他红肿的双颊,低头密密亲
吻着那些红色掌印,疼惜不已地道:「千儿,对不起!刚才阿姨也是气极了…
…我知道这样对你很不该,也有失妇道,可贱妾真的是太喜欢你了!你也许会觉
得咱俩相见不过半日,怎会有这样的感情?可你不知道,有关你的传闻贱妾耳熟
能详,心中早已有了你的影子,及至见了你的画像,更是倾心不已!每次查长老
远赴济南府省亲回来,我和四妹都要向她打听你的近况。听罗刹门那些人把你说
得那么好,我原本还不信,可今日一见,比画像中的你更加令贱妾心折!我爱你,
这是真的!为了爱我可以不顾一切!我左思右想,一旦错过今夕,以后恐难再有
机会和你单独相处,所以……无论如何,爱是无罪的,希望你能原谅我……」
  暴怒之后的忏悔,和乾娘何其相似?乱世之中,作为尚显稚嫩的一棵小小幼
苗,要想掌握自己的命运又是谈何容易?
  听她如此说,千儿虽心中仍有抵触情绪,但眼中敌意和仇视倒也消减不少,
「难道她竟真的很喜欢我么?唉~看来女人大多都很情绪化,冲动之下,什么事
情都做得出来!」他心中暗自想道。
  姬无双趴到他身上,双手撑床,胯间骑在千儿下身之上磨蹭屌儿。两只吊瓜
般大奶子垂吊在他脸上左右摇摆,象打耳光一样「劈啪劈啪」地在他脸上甩来甩
去,并不时将硬挺大奶头垂吊到他眼睛、鼻子、嘴唇和脸上来回磨蹭,最后将奶
头垂吊在他嘴上。
  千儿双唇紧闭,坚决不含奶头。姬无双便象母亲喂孩子吃药一般,用手捏住
他两腮一用力,嘴巴便不由自主地张开。姬无双将大奶头放进他嘴里,这才松手。
  她倏地皱眉惊呼:「唉哟!你咬疼我啦……」
  原来她松手后千儿嘴巴自然合拢,在大奶头上咬了一下。由于乳头已充血膨
大,硬得隐隐发疼,猝不及防地被咬一下,还真够她受的!
  千儿恶狠狠地道:「我就是要咬你这个女色魔!」想张嘴再狠狠咬下,奈何
穴道被点后上身僵直无力,连嘴巴也受到影响,根本无力去咬,只能就那么含着
……
  双方僵持间,忽闻姬无双在他耳边吹气如兰,低声呢喃着:「乖宝宝,好好
吃妈妈的奶,别咬疼妈妈哦~妈妈的乳房和奶头大不大?妈妈的奶好不好吃啊?」
话声温柔,如梦如幻,宛若慈母在谆谆诱导自己的婴儿吃奶!
  千儿的头顿时炸开!
  他最受不了这等充满母爱的柔声细语,屌儿腾地一下站起来了,且一柱擎天、
硬如铁杵!
  姬无双满意地一笑,媚声道:「如何,姬姨没说错吧,你这种年纪的孩子正
在青春期、血气方刚,那受得了中年女人如此挑逗?」
  肥硕雪臀一旋一摇,张开的玉门已对正棒头,缓缓下沉……
  千儿绝望地嘶声道:「仙子快停下!您再这样,我可要大声喊人啦!来…
…」
  姬无双淡淡地打断他的喊叫:「你叫吧。等你叫来人,我就说你强姦我!连
你都不信女人能强姦男人,别人会信么?」
  千儿想了想,也是,信心有所动摇,再也不敢大声喊叫。
  姬无双接着说道:「何况,公子若不能令我满意,甚至惹恼了我,我可能连
梦中也想不起有关寻找梅花谷的线索啦!」
  千儿心道:「兴许她已经想起来了,只是不愿马上告诉我,想以此要挟我就
范罢了……」
  念及于此,他不敢再来硬的,只好软求道:「即便如此,仙子作为女人,总
有些自尊,如此强姦男子,实在连淫妇都不如,仙子脸面何存?算我求求您,放
过我吧!」
  「贱妾可是吃了秤砣铁了心,只要能得到你,承受天大的屈辱也在所不惜!
原本我想先征服你的心,再征服你的人,眼下看来得倒过来了。女人的贞洁、矜
持、自尊和脸面又算得了什么……」姬无双不为所动,翘臀猛地下沉,很快到底,
在花心上重重一撞!
  「嗷嗷!」她忍不住大叫一声,「噢~屌儿好大!撑得里面好涨啊!呜呜,
我痒,阿姨老屄好痒啊……自丈夫去世,阿姨的屄已有十余年未被屌儿肏过啦
……乖宝贝儿,我要你的嫩屌肏……肏阿姨的老屄,肏得阿姨尿尿……」
  千儿心中正暗骂自己小弟弟不争气,令自己颜面扫地不说,还被一个女人强
姦得逞,实有失男子汉尊严!闻言有些不屑地道:「象您这种淫妇,连姦淫男人
之事都做得出来,居然能为夫守节十余年,谁信!」
  姬无双幽幽地道:「对一个如此爱你的女人说出这样的话,你不觉得太过狠
心了么?公子若不信,明天你可以找本门上下打听打听,看我说的是不是实话,
看我到底是不是你所说的那种淫妇!我为周郎守节十余年,而这恰恰是女人最难
熬的十余年,贱妾不屑于自慰,无数个春夜,欲火焚身之时只好咬住被角苦熬、
备受情欲折磨……这十余年我已经熬够了!后来听得查长老把你说得那等神奇,
又见了你的画像,梦中便有了你的影子,并渐渐爱上那条身影,直到和你梦交
……醒来之后梦中场景历历在目,是如此销魂蚀骨,于是,我便忍不住看着你的
画像、想着你的模样和你交欢,破例开始手淫……你的画像尚且如此,如今你活
生生地出现在我面前,你说我如何还受得住?再说,为周郎守节十余年已经够了,
我已没有青春可以浪费,好容易遇上你这位如意郎君,怎能不令我妾意如绵?」
  倾诉完满腔情意,心中轻松了许多,肉体上的快感猛然占据上风,但觉瓤内
搔痒难禁!她定了定神,急不可耐地开始了上下耸动,雪臀几个起落之后,才发
觉棒儿竟尚余一寸在外,并未齐根没入,「天啊!心爱的,好长的屌儿,真是名
不虚传啊!」
  她上下耸动的幅度和力道越来越大,在愈来愈大的呻吟浪叫声中,宫颈头渐
渐被猛烈撞击得裂开一道缝隙。她立马夹紧屌儿,坐实在千儿下体上,改为前后
挺动,让棒头一下接一下重重地研磨宫口。宫口被磨得酥痒难禁,渐渐有些抽搐
起来,张合间,溢出更多热烘烘蜜液!
  与此同时,棒头已寻缝抵隙地拱入宫口之中!
  一阵撕裂般疼痛袭上心头,宛若当年临盆,婴儿挤出宫口时那种阵痛!
  宫口中紧窄异常,棒头挺进得非常缓慢,对双方而言都是一个艰难的过程。
然而无论如何,留在外面那一寸棒身仍在渐渐缩短,再缩短,直至齐根而入!
  此时对姬无双而言,那种撕裂般阵痛已达极限!然而随之而来的,却是一阵
阵痒到心尖儿般的奇异感觉。对她而言,这是一种陌生的感觉,因为那是丈夫的
阳具从未探索过的地方!
  随着阵痛渐渐消失,最深处却愈来愈痒,终至奇痒难禁。她秀眉紧皱,端丽
的脸庞有些扭曲,精致美丽的鼻翼急速地翕张不止,鼻尖沁出粒粒细密汗珠,樱
口大张,大口大口地直喘粗气,仍感觉呼吸跟不上怦怦心跳的节奏,只好呻吟嚎
叫着,让自己好过一些!
  千儿上身穴道被点住,冲天钻无法启动,又被姬无双骑在身下被动挨打。他
虽然极不情愿,却也难忍体内快速积聚的快感。正大感难熬之时,倏地感觉她的
丰腴高大娇躯变得僵硬,双臂将自己搂得死紧,下体重重地坐实在自己身上一动
不动,随即爆发出一阵尖叫:「啊!宝贝儿,射给阿姨,使劲儿肏……肏阿姨的
老屄,在阿姨阴道里射精,让阿姨怀孕!嗷嗷~阿姨要尿~啊哦哦!!」
  卡紧棒头肉棱的宫口内开始有节律地痉挛起来,棒头明显感受到一股灼热暖
流的冲击,马眼一阵奇痒,忍不住精关大开,一泄如注!
  二人同登极乐世界!相互对泄、洋洋洒洒!
  「天啊!大约这就是传说中那种欲仙欲死的感觉吧?千儿射得好有力!棒儿
在里面跳得好凶!受不了……好痒好舒服哦!我是不是要死啦?头咋这么晕啊
……」这是姬无双脑子里陷入一片空白之前,最后一个念头……
  也不知过了多久,姬无双悠悠醒神过来,第一件事便是哆嗦着解开千儿被封
住的穴道。她此刻尚处于高潮余韵之中,静静趴在千儿身上,心儿犹自怦怦直跳,
她大口喘着粗气,静待呼吸渐渐平稳下来。
  她转头向千儿看去,见他那双非常好看的修眉眉尖紧锁、双目微闭,躺着一
动不动,就跟死人一般,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她低声问道:「千儿,在想什么呢?」
  沉默……
  也是在他八岁那年,一位十七岁的精卫队女队员违反乾娘禁令,竟和府外东
街上一个汉族少年偷偷相恋,更不幸的是还不慎有了身孕。乾娘获悉后雷霆大怒,
将她交给行刑队那十几个男队员手中,将她活活蹂躏至死,腹中胎儿也惨遭厄运!
乾娘当时就强拉着他在一边旁观,少女惨不忍睹的绝望惨叫令他连做了一个多月
的噩梦!
  为此他时常困惑不已,乾娘对他大多数时候都比天下最慈爱的母亲更加温柔、
更加细心,可为何有时候又会变得如此残暴恐怖?简直就是虐待狂、典型的暴君!
所以那年年底莉香阿姨回门时,他对她说出了自己愿生在她家的那番话,因为她
和赛伯伯家不仅安全,而且宁静,不用看脸色,更不会有突如其来的狂风暴雨
……
  他渴望温馨,喜欢宁静,然而老天偏偏捉弄他,他遇上的女子,总是霸道的
居多,眼前这位也是……温柔的太少。小雨、影儿和灵缇这样的女孩子是太少了,
还是仅仅因为他没遇上?
               (待续)

开心五月天三级片手机 开心五月网址 快播伦理电影 美国十次啦宜春分院 美国十次啦唐人社 美国十次啦色播
上一篇:【乱世风雨情】第四卷第二章 下一篇:【龙魂侠影:第9集 定天诛邪 第16回剑心通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