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强暴小说  »  舞厅尤物

舞厅尤物



  记得那是三年前一个初秋的下午。天气还很热,和朋友们酒后,大家分手了,但是聚餐中聊天的主题却仍在我
的大脑中翻转。舞厅在我的心目中一直是混杂、低级的场所,那里又会有什么象样的女人哪。所以我是从来不肖一
顾的。刚听了朋友们的艳遇,我真的有些心动。
  忘了自我介绍,我和夫人离婚已经将近三年,婚姻的经历使得我再不敢谈婚论嫁,一个人倒也自在,偶尔的会
找女人玩玩,不过是金钱上的交易,够了,也就一拍两散,留有充分的自由。可以说几年来,玩过的女人已经不在
少数了,甚至有时同时把两个女人带上床,也和铁哥们一起玩过几次,觉得那样更加的刺激,玩的特别尽兴。
  正是百无聊赖,何不也到舞厅里碰碰运气。我回家换上休闲服装,把多余的钱放在了家里,只在兜里放了一百
元钱,打车去了另一个区的舞厅。进门处,好象排队似的两列女人,坦胸露怀的,打扮的都非常的性感,也有长的
非常漂亮惹人心动的。可是这样的女人我不喜欢。我喜欢的是那些淑女型的女人,她们一般比较含蓄,更主要的是
她们有一种安全感,谁也不想惹上麻烦。接连的几个女人都被我拒绝了,我本来也不急,找就要找一个可心的女人。
  我到吧台要了可乐,找了个角度非常好的位置坐下,听着音乐,想先看看情况。舞厅里根本就不是在跳舞,几
乎清一色的温柔。甚至有的干脆就把女人顶到墙上,屁股大动,让人看了想吐。没有兴趣,饮料也喝完了,站起来
想走。一个女人映入了我的眼帘。后来知道,她也在观察着我很长时间了。
  这个女人很年轻,估计三十多岁的年纪,身材非常娇小,看上去显得很柔弱,小脸蛋嫩嫩的,笑起来会现出两
个小酒窝,灯光下白净的衬衫显得耀眼,胸脯不是很大,但是,挺耸的乳尖明显可见,紧身的短裙把小巧而又丰满
的臀部箍的很紧。特别引我注意的是,从她的眼睛里流露着一种羞却,一种期待。她直对着我走过来:「先生,可
以请我跳只舞吗。
  看你很文静的,一定不是和他们一样的粗野。」很低的声音有些颤抖,却甜甜的。「哦,我不会的,只想来听
听音乐,你可以带我吗?」我觉得自己的声音也有些发颤,也许是头一次在这种环境里找女人,心里总有些忐忑。
「可以的呀,何况这里谁也不是真的想跳舞呀,来吧,就请我一次吧。好吗。」她过来牵住我的手,很主动的楼住
了我的肩膀,扇动着红润的薄唇对我说:「先生,头一次来这里吗。看你不象常来舞厅的人,常来的,早就下来玩
上了,你看哪有象你那样坐在椅子上听音乐的。」「小妹妹,你经常在这个舞厅玩吗,看你这么文静、典雅的女孩
子,怎么会来这种地方。」「咳,这就是没有办法,哪个女人愿意在这里让不相识的男人随便摆弄哪。」她述说了
自己的身世。一个下岗女工,老公又工伤在家,虽然没有孩子,可没有别的生活来源,指靠老公的抚养费,怎么生
活。就和几个小姐妹上舞厅了。
  我渐渐的产生了同情,同时心里也在想着自己的打算。如果把这种女人养在家里,也许就是一种很大的恩惠,
对她来说生活就不是问题了,而且,她的老公又是一个废人,从性生活方面也应该是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心里这样
想,却没有说出来,在这种地方谁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还是看看再说吧。我更没有忘记自己来这里是为了什么目
的。我插个空问她:「我可以摸摸你吗,我会给你钱的。」「恩。」她点点头,我也毫不客气的开始了动作。
  我的手从她的衬衣下摆伸进去,钻进她的丝质的乳罩,摸到了小巧而又尖挺的乳房,说她小巧,因为那乳房盈
手可握,说她尖挺,因为那乳房非常丰满。摸在上面手感特别细腻。我用手指轻轻的扫过乳头,几下,那乳头就翘
立起来,在我的手指下弹跳着。我看她的脸上一片潮红,身子也随着乳头的弹跳,不断的抽搐起来,她把俏丽的头
贴在我的肩头,整个身子完全依附到了我的怀里,两只小手紧紧的搂住我的上身。我的另只手已经撩起她的短裙前
摆,从前面伸入那条丝质的内裤,迎手的是光洁的皮肤,细细的摸才可以觉出稀少的绒毛状的阴毛。阴阜非常突起,
在往下深入,很轻易的触碰到了软热的阴部,有些潮湿。
  我用两个手指试图分开已经开始颤抖的阴唇,手指刚碰到那条柔软的裂缝,就被她的手抓住了「不要,不要用
手抠,我从来都不让人抠那里的,对不起。」「可我看他们都这样做的,我有钱给你的。」「我还很不习惯,觉得
很不好意思,钱我当然喜欢,可我找你是因为我很喜欢你这种人,如果你和他们一样,我会很后悔主动的约你的。」
「可是,如果这样,你怎么能够挣到钱,在这里就得放得开的呀。」「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男人抠,我怎么也不
会习惯的,没有办法,所以,很少有人请我的。就是放不开。」「呵呵,听你这么说,就我们两个人的时候,你就
可以让我抠了。」「恩」她又是点点。我慢慢的有点喜欢上她了,我试探的问道:「我真的有点喜欢你了,可以跟
我出去吗,我会温柔的待你的。」她的脸更红了,小鸟依人似的依偎在我的怀里「安全吗,你不会害我吧,我身上
可是没有钱。」「到我的家里。当然是安全的了,平时,你出台是什么价钱?」「我不会和你要太多钱的,如果不
是为了生活,我会很情愿的和你在一起的,因为你很给我面子了。换了别人,不让抠就要急的,那还会理我了。」
  我们相拥着离开了舞厅,在离舞厅很远的一个酒店,我们吃过了晚饭,然后打车回到了我的家。关上门,我就
迫不及待的把她搂进怀里,她真的很乖,柔顺的象只小绵羊。任凭我随意的摆弄她的身体。我搂着她,坐到床上,
解开她的衣扣,除掉乳罩,丰满柔嫩的双乳就如一对发面馒头,嫣红的乳头显得细嫩,娇媚。
  我含住一只乳头,用舌尖来回的舔弄,她的身子在不住的抽搐。我的手钻进她的短裙里,可以感觉到她紧绷的
小腹在一下下的跳动,当我的手摸到了她光洁的阴部时,她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我觉得那里已经非常的潮湿,也
可以感觉的她阴部收缩中的开阖。她的身子已经无力的倒进我的怀里。我托起她,把她放到床上,解除着她的衣裙,
很快她就被我扒光了。鲜嫩的侗体横陈在我的面前。小巧玲珑肉体,显得非常的匀称,一切都是那么精致,却丰满
成熟。
  小巧的乳房,小巧的乳头,小巧的脸蛋粉红柔嫩,小巧的翘鼻子犹如悬胆,小巧的薄嘴唇红艳艳的,两条细嫩
的大腿自然的叉开着,绒毛样的阴毛,稀疏的帖服在突起的阴阜上,春蚕状的阴蒂包皮伏卧在大阴唇的顶端,嫣红
的阴蒂只有一点露在外面。红褐色的小阴唇从闭合着的白昕的大阴唇的裂缝中少许的露出,就象一只刚被剥开的蛤
蜊,粉白而又鲜嫩。
  我站在她的两腿中间,轻轻的分开她的大腿,随着大腿的打开,两片大阴唇裂开了,小阴唇也随之张开,鲜红
的阴部豁然开露,水汪汪的阴道口裸露出来,可以看到环状锯齿样的破损的处女膜。下面的菊花蕾似的屁眼更显得
小巧玲珑,有些微微的突起。一看就知道,这个屁眼还没有被开发过。,我伏下身子,在她的阴部闻了闻,有些少
许的骚味,又扒开两片阴唇,细心的观察,我很担心性病。然后,我把她扶起来,客气的对她说:「来,我们先洗
个澡吧,如果你这小逼被别人摸过了,会很脏的。呵呵。」她睁开眼睛,对我羞却的笑了笑,默默的被我搂进了浴
池。
  我给她洗遍了全身,尤其是要害部位,更始精心的很。我用手把浴液涂进她的阴道,然后将手指伸进去,来回
的慢慢抽插,马上发觉她的阴道的美妙之处,她的阴道口非常的紧窄,阴道里有很多道环状的褶皱,把手指紧紧的
箍住,阴道底部却是象海绵似的柔软,滚烫,当手指伸到尽里面的时候,好象有一股强大的吸力把手指紧紧的握住
了。
  我心里一阵惊喜,一种强烈的欲望再也抑制不住了,被她揉洗着的本已经挺立起来的阴茎更加高昂,我急不可
耐的清洗了一下,马上把她抱到怀里,回到寝室,放到床上,我的阴茎在她叉开的大腿中间跳动,然后紧贴住在她
的阴唇中间。我用手分开她的充血的小阴唇,龟头一顶,「滋」的一下,就操了进去,龟头马上就感觉到被一股温
热所包围,再往里面顶,好象插不进去,一种紧箍的力量封闭着紧窄的腔道。「疼吗?」我问道。她仍是闭着眼睛,
好象在咬紧着牙关,忍受着痛苦。「没有,你弄吧,反正已经交给你了。」我把阴茎抽出来,让里面的汁液流出来,
使得阴道口更加湿润,油滑,然后再一次插入,这次就比较顺利了,圆润的龟头突破了一道道的环状褶皱,直插进
非常柔软的阴道底部,立刻就感受到了那股温柔的吸力和那些环状褶皱的紧箍,更刺激的是一汩汩的浓烈的爱液缠
绕着我的龟头,是那样的温热,那样的体贴和亲密。我把阴茎久久的埋在她的阴道里面,品尝着女人的温柔。我将
整个身子贴伏在她的肉体上,她的身子很柔软,俏丽的小脸蛋红扑扑的,柔嫩又艳丽。
  娇艳的双唇微微的张开,一股兰香的气味直沁我的喉咙。我贴上她的双唇,吸住她的香舌,久久的亲吻着她。
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柔弱的小胸脯,尖挺的乳尖触动着我的胸膛,有意无意的刺激着我的敏感的乳头。使得我几
乎有些把持不住,觉得精关已经打开,一股浓烈的快感从会阴部直冲向大脑,我急忙的从她的阴道里拔出阴茎。
  我看到她阴道里面的爱液喷流而出,她的身子在剧烈的抽搐,颤抖,她的两眼显得非常的痴迷,我知道她已经
享受到了第一次高潮。我仔细的观察她的阴部,芳草凄凄,淫液横流,花瓣颤颤,阴蒂晶莹。好一个娇滴滴的美女,
好一个文静的淫女。这个女人真的是个不可多得的尤物,只要你把阴茎插进她的阴道里,指靠她阴道的挤压,怀柔,
没有非常定性的男人,就会忍不住射精。因为她的阴道里真的好似有几只手指,抓住你的阴茎,揉搓和撸弄,使得
你快感连连,精关难锁。
  我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她的羞涩,她的柔弱,她的小巧的身子,精美绝伦的阴道,都使得我把玩不舍。但是我
也明白,这样的女人,一旦被开发出来,就将会是一个淫荡的女人,没有人可以真正的降伏她,尤其是她的肉体,
她的性欲,如果得不到满足,她肯定会远你而去。当然在现在的情况下,她可以为了几个钱出卖自己的肉体。可是,
我又需要什么样的女人哪,不正是这种外表文静,内里淫荡的女人吗。想到这里,我突发奇想的要控制她,要让她
真正的享受到性的快乐,性的刺激,要使得她永远不会忘记只有在我的家里才会使得她得到性的满足。我抠摸着她
的娇艳的阴道,边深深的亲吻着她的红唇,心里却在打着一个主意,这想法也许会吓坏她,可是如果我没有看错的
话,这办法也许就是可以留驻她的唯一的良丹妙药。
  我到客厅里给我的炮友打了电话,告诉他,一个美女在我的家里等着他的爱抚。又回到寝室,她仍然躺在那里,
四肢摊开,散发着淫荡的光芒。我把她的身子翻过来,使得她的小巧的屁股崛起来俯卧在床上,我再次的插入她的
紧窄阴道,感觉的更加的滚烫,一只手捏住她的左乳,食指拨弄着她的挺翘的乳头,右手的拇指配合着阴茎的抽插,
一下下的抠弄她的紧翘的肛门,眼看着拇指一点点的往她的屁眼里插进去,那种紧缩感是从所未见的。慢慢的她的
嫩红的肛肉已经翻出,显得非常的细嫩,我抽出阴茎,顶住了她的屁眼,一直没有说话的女人,终于说话了。「不
要,那里从来没人碰过的,我怕疼的。」「没有关系,哪个女人的屁眼不被操过呀,很快你就会适应的,你放松些,
操进去就好了,放心吧。」「恩」
  她犹豫的答应了一声。我的龟头已经破门而入,她「啊……」的一声惊呼,又转入了沉默,可以看出她是在忍
耐,忍耐着她对一个男人的承诺。她的屁眼里面括约肌很紧,我很费力的才插进她的直肠里面,一种光滑柔顺的感
觉使我觉得亲切和体贴。我立刻屁股大动,快速的操了起来,她好象呼应着我的抽插,鼻子里哼哼着,她的呼吸显
得更加的急促,白净的小屁股使劲的后翘着,一对椒乳也在前后的摇晃。乳头更加的尖翘,挺耸。
  她乖乖的、柔顺的伏在床沿上,苗条的肉体做着最大的弯曲,丰满的小屁股洁白而又细腻。
  随着我阴茎对她屁眼的攻击,她的身子变得越来越僵硬,看得出她的腿在发抖,她的嘴里在不住的呻吟,可以
想象得到,她对阴茎插入自己的紧小的,从来也没有被开发过屁眼,还很不适应。我只在她的屁眼里操了几下,就
把阴茎拔了出来,其实我只不过想尝试一下而已,我不想弄伤了她,我真的已经开始从心里面喜欢上了这个柔顺、
乖巧的女人。
  我站起身,把她抱到一侧的沙发上,拉着她的两条细长的小腿,使得她的小屁股担到沙发扶手上面,她的上半
身仰面的躺在沙发里,两条腿,被我分得开开的,她的阴部被高高的突起在我的面前,显得平整而又宽阔。两片阴
唇已经分开,露出红艳艳的阴部前庭,充血的阴蒂,脱出包皮的护庇,粉水晶般的晶莹剔透。微凸的尿道口,上面
沾有些许的爱液。细小的阴道口,正在一下一下的收缩,爱液含在里面,就好象一口温泉,散发着女人特有的清香
和温热。细小稀疏的阴毛,紧紧的贴伏在馒头状的阴阜上面,完全是一片少女的阴部。
  我挺起小腹,支起坚挺粗硬阴茎,贴近她的阴部,紫红的龟头顶住她的阴道口,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分开她的
阴道口,她的小巧的阴唇立即含住了我的龟头,阴道里的嫩肉,被龟头一点一点的撑开,一道一道的厚摺刮磨着龟
头的冠沿,摩擦着我的阴茎,我的阴茎包皮被撸得直翻到底,她的阴道壁的那种紧贴感,使得我非常的刺激,阴道
里的那种灼热,那种温柔,是我在别的女人身上从来都没有尝受过的。当阴茎插到了她阴道的底端,立刻一种奇妙
的柔软、缠绵的感觉,更使得你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一种柔软的包裹感觉,使得你无法把持。
  我强忍着那种强烈的刺激,把阴茎深深的埋在她的阴道里面,两手伸过去柔弄她的已经充分勃起的乳头,我的
嘴压住她的红润的双唇上,吸出她的娇嫩的舌头,吸吮着,亲吻着她。
  其实这时我的心理非常的矛盾,我真的不舍得让另外的一个男人来玩弄她,但是,我更知道,她对钱的需要更
过于男人,如果我把她睡过了之后,给她很多的钱,她是绝对不会接受的,她的冷艳,她的文静,已经决定了这一
点。反正,我们之间还只是一种金钱的交易,那么,多一个男人参与就会使她多得到几倍的收入,我想她肯定是不
会拒绝的。
  后来才知道,两个男人一起来爱抚她,竟使得她得到了意外的开发,这是后话了。当我一想到,会有两个男人
一起来玩她时,我的性欲就更加高涨了。
  我开始快速的操她,她「唔、唔」的回应着我对她阴道的激烈的抽插,她的阴道更加剧烈的抽搐,收缩,她的
全身都在不住的抖动,颤动。我的阴茎在她的阴道里的抽插越来越急速,我在做着最后的冲刺,我觉得一种极强烈
的快感,使得我的身体象打冷战似的哆嗦起来,精液一泄如注的喷射出来。同时我也感觉到她的身体更显得非常的
僵硬,她的两条腿使劲的夹着我的屁股,小腹极度的前弓,她的阴道就象一只柔嫩的小手,紧捏住我的阴茎,反复
的挤压,揉搓。我明白,她也达到了高潮。
  我们到洗漱间里把下身洗干净之后。我拥抱着她,躺在床上。我边抚摩着她的乳房,边亲吻着她。看她很平静,
经过了这一次性交,我们好象又加深了对对方的了解。我试探的对她说:「我知道你非常的需要钱,你要养家,养
你的那个病卧在床的老公,那你何不多做几个,那就可以多挣到钱了。」「和你说过了,做这个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情,谁愿意和不相干的男人做这种事哪。」她长叹了一口气「也想多做几个,可是这种事情很使人担惊受怕的,男
人要都象你这样,即不变态,又不粗暴的能有几个。
  一旦遇上了,不被害死,也会弄的遍体鳞伤,那敢哪。」她又是一声叹息「在舞厅里面,对那些搂住就想抠的
男人,我都烦死了,那么十元钱就想把你按到墙上,干上一回,你说男人还能让你相信吗。」「那你看我怎么样啊,
呵呵。」「你也是个急猴呀,刚进门,就给人家扒光了,连后面都不放过,坏死了。」「谁让你这么漂亮,又长得
这么娇小,太惹人爱了。哈哈。
  等一会我再找一个朋友来一起干你一回怎么样啊,那样会更好玩的。」「竟瞎说,一个女人怎么会给两个男人
一起玩,那还不被干死了。我可不干。」「可是,两个人会给很多的钱的吗,你不是很需要钱的吗,我找的人又很
安全,也很温柔,有什么可怕的,几个男人还不都是一样的玩吗,没关系,大家一起玩玩吗。」
  「你真的这样坏,刚操完我,就想坏主意整我。还说喜欢我哪,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人。」「我说的是真的,一
会会有一个朋友来,大家一起玩玩,我们不会亏了你的,可以吗,如果你反对,我可以马上告诉他,不让他来了。」
她长时间的没有说话,只是把脸蛋深埋进我的胸脯上,用柔软的舌头舔我的乳头,舔得我非常刺激,我感觉到我的
阴茎腾的一下又高高的勃硬起来,我紧紧的搂住她娇小的身子,两手在她的丰满的小屁股上来回的抚摩着。她小巧
的嘴唇、牙齿、舌头交替的进攻着我敏感的乳头,一只手捏住我的另一只乳头揉捏着,弄的我特别的刺激。
  我翻身又压在她的身上,她分开大腿,让我很方便的将阴茎再次的插进她的体内,她用力的挺动着小腹,使劲
的用阴道包裹住我的阴茎「别让别的男人来玩弄我了,那该有多不好意思呀,你舍得吗。」「宝贝,你真傻,我是
想让你多挣到些钱吗。
  我知道你是个很要强的女人,我多给你钱你会要吗,所以只好这样做了,名正言顺的多挣些钱,不好吗。」「
那……」「那什么那,乖乖的听话。而且两个男人一起玩,你也会更刺激的,只要你愿意,以后我们就可以经常的
在一起玩的了。」
  说着,我又开始操她了。
  正当我们接近疯狂的时候,我的炮友来了。这时,她正在我的身底下扭动着身子,忘情的呻吟着,看见一个男
人进来,她的脸显得更红了,她想挣扎着坐起来,但是被我骑在身上,她马上本能的把腿拼上,两只小手推着我的
胸膛。「别怕,」我说:「这个就是我的那个朋友,他人挺好的,他也会非常喜欢你的。」
  「不,我不干,谁说我要你们两个人一起玩了……」「好哇,那就让他一个人玩,总可以了吧」「你就是坏,
谁说让他玩了……」她的小拳头就象雨点似的捶打着我的前胸「不玩了,你们男人都坏……」炮友已经走到了床前,
我翻身从她的身上下来,看着他脱掉身上的衣服,爬上了床,我们就一边一个的搂住她,躺到床上。她的眼睛紧闭
着,两只手无所适从的扎煞了几下,一字形的摊开了,腿仍然紧紧的缠绕在一起。等待着我们两个男人对她肉体的
的进攻。炮友取悦女人是非常有经验的,他用嘴含着她的翘立的乳头,用舌头舔弄,同时一只手伸到她的下面,用
拇指轻轻的揉弄她的阴蒂,其余的手指在她的张开的阴唇上,旋转的滑动。
  我也配合着他对她的乳头和阴部反复的揉抠起来。不一会,我就看到,她的身体越来越紧绷起来,她被分开的
大腿伸的笔直,浑身有节奏的禁脔,抽搐。炮友把她横着搂抱在怀里,让她的屁股担在自己的腿上,她的两腿打的
开开的,阴部和屁眼全部的裸露在我们两人的眼前。我们两个人轮流的用舌头舔她的阴蒂和阴唇,舔她的红艳艳的
阴道口,也不时的舔着她的菊花蕾似的小屁眼,她的阴道里更多的淫液在不断的流出,她的身体由抽搐变成了抖动,
她的声音由小到大,由低吟变成了「哦……哦……」的呼声,她的呼吸更加的急促,她的手在空中挥舞了几下,然
后,摸索着抓住了我们早已经尖挺起来了的阴茎,拇指在龟头上来回的画着圆圈。我把两根手指插进她的润滑的阴
道,在里面旋转,抚摩着阴道里面的嫩软的肉芽,另只手在她丰满的乳房上揉捏和揉弄着。
  我看到炮友的手指已经伸进了她的屁眼里面,在来回的顶捅,不一会,她的身子突然剧烈的跳动起来,两腿突
然紧夹,是那样的僵硬,同时,从她的阴道里一股淫液连同尿液狂泻出来,她的身子连续的抖动着,口里「啊……
啊……」的喊叫着。炮友抬头看着我:「看到了吗,她已经泻身了,她真的很敏感,连尿都让我们给鼓捣出来了。」
我点点头,拿毛巾把她的阴部搽干净,然后,把她的屁股挪到我的两腿之间,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性欲,我把粗
挺的阴茎前挺,分开她的大腿,她的阴唇是分开的,很容易的龟头就埋进了她的灼热的阴道,就这样的让她的阴道
口含住我的龟头,慢慢的在她的阴道口处摩擦挺触。这时,炮友就蹲在她的头前,先是亲吻她的小嘴唇,揉捏她的
乳房,然后,慢慢的把阴茎贴上她的红唇,她的唇张开了,那粗长的阴茎一点点的被她含进嘴里。慢慢的,她更加
淫荡起来,我觉出她的体温越来越高,她的叫床声也越来越大,她的小腹不断的挺耸,她的小屁股不停的扭动,我
们故意的挑逗着她,并不进一步的真正操她,我们是要使得她主动的接受我们对她的玩弄,使得她能够真正的放开
女人的本能。不出所料,没过一会工夫,她就有些受不了了,她的身体急剧的冲动起来,她的手握住炮友的阴茎,
来回的撸动,舌头在龟头和阴茎上「咂咂」的唆吮起来,口里不断的浪叫「别折磨我了,快点插进去,受不了了」
「说清楚些,」我挑逗的说「插哪里,怎么插呀。」
  「操……操我的……」「快说,操你的哪里。」「啊……操……操我的小……逼,快使劲操我的小逼。」她的
腿辟的更开,两条大腿几乎成了一条直线,嫣红的阴道口和黎黑的肛门都在不住的紧缩着。她的乳房好象被揉搓大
了,显得更加的丰满和柔嫩。洁白的乳房好象布满了红晕。我蹲起身,慢慢的把阴茎挺向她阴道里面,一直插到尽
里面,然后开始第二次在她的娇柔的肉体上的驰骋。在我们两个男人的前后夹击下,她很快的又一次泄身,浓浓的
淫液连同清澈的尿水随着我阴茎的耸动,抽插汩汩的从阴道里溢出,淌流到床单上。她的身体变得十分的柔软,好
象一滩乱泥样的躺在我的身下。
  她的嘴里喃喃的低语着:「不行了,你们两个一起整我,我的头都让你们整昏了,你们还是一个一个的来吧,
操多长时间都没关系,只是不要再一起摆弄我了。」
  「你是太兴奋了,知道吗,你已经连着泄身了两次了,还不累。」炮友仍在调戏着她「你泄身时的摸样好迷人,
叫的也好听,让我们更想使劲的操你那小逼。呵呵!」「你们两个也非常好,让你们操,真的很刺激,我明白你们
两个一定是玩女人的高手,弄得我高潮不断,我浑身一点劲也没有了呀,饶了我,先让我歇一会,然后让你们一起
操我,好不好?」看到她求饶的样子是那样的楚楚动人,我和炮友会意的点点头。炮友一翻身仰躺在了她的身旁,
我没有把阴茎抽出来,仍然深插在她的阴道里,把她抱起来,让她的一条腿担在我的身上,另条腿夹在我的两腿中
间,我用左手按着她柔嫩的小屁股,右手插入她的颈下,搂住她,和她亲吻起来。我慢慢的挺动屁股,使得阴茎在
她的紧窄的阴道里慢慢的摩擦,可以感觉到她阴道壁的颤抖和收缩,如果不是已经射了一次精,恐怕早已把持不住
的射精了。
  「你的小逼真好,怎么操也操不够怎么办,以后你还会来找我吗。」「我才不会,你这么坏蛋,自己一个人玩
还不够,再找个人来一起整我,弄得我浑身秫秫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我也使劲的整你……」说着,只觉得她的
阴道里好象翻江倒海似的蠕动,痉挛,阴道底部海绵状的腔肉柔柔的包裹住我的龟头,我觉得一股秫麻从会阴部发
出,阴茎不可抑制的抖动着,我使劲的把阴茎顶住在她阴道尽头的子宫颈后面的深腔里。她的小屁股在急速的挺耸,
不断的加强着我阴茎的快感,精液不可抑制的喷射而出,我「啊……啊……」的大叫着,她也同时达到了又一次高
潮,口里「嗷……嗷……」的呻吟起来。「太刺激了!」我和她几乎是同时感慨着。我把她紧紧的搂抱在怀里,用
嘴在她的脸上、嘴唇和脖颈上深深的亲吻着「你真是我的小宝贝,我真的喜欢上你了!」我说真心话,然后不由得
觉得自己的脸红了起来。「我也喜欢你,我更喜欢这种被两个男人同时摆弄的快感。」她的脸红红的,浑身都很潮
湿,柔嫩的身体,被揉弄的显得潮红。我放开她,她仰脸的躺在床上,眼睛已经不再紧闭着,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
的,显得那样的痴迷。
  象个孩子似的苗条柔嫩的身子在灯光下显得更加的娇嫩柔弱。过了一会,炮友掉过身子。头伏进她的大腿里。
她的阴道已经收缩的很好,些许的精液溢出来,滴落在红褐色的菊花蕾上,就好象是雪压梨花,红白分明,煞是好
看。他推开她阴蒂包皮,使得嫩红的阴蒂脱颖而出。他用舌头在阴蒂上挤压舔弄。很快的又把她刺激的喊叫起来,
她的身体再一次的僵硬起来,洁白的小腹有节奏的痉挛、蠕动。嘴里「嗬……嗬……」的急促的喘息着。她的两腿
很自然的越来越开的张开来,腹部渐渐的高耸,尖翘的小屁股也在来回的扭摆,她的阴部挺的更高,嫣红的小嘴唇
痴迷的扇合着,她的头抬了起来,两只大眼睛喷射着浓郁的淫欲,盯视在自己那挺耸着正被舔揉着的阴蒂上。她拉
住我的手放在她的酥胸上,让我抚弄她的乳房,我用唇含住她的一只乳头吸吮舔顶,一只手揉捏着另只乳房,她被
舔揉的「哦……哦……恩……恩……」
  的呻唤起来进入了又一次高潮。在她浑身瘫软的时候,炮友不失时机的将阴茎插进了她的阴道,刚一插进去,
炮友就急速的抽送起来,操得她的身子上下的来回窜耸,只操了几十下,炮友就「啊……啊……」的大叫着射了精。
他从她的身上翻下身子,余兴未尽的说:「这小逼绝了,把我这鸡吧攥的比手攥的都有劲,没过瘾,没过瘾,还没
等操够哪,精他妈的就让她给挤出来了。还得操几回才能过瘾哪,呵呵。」
  这一晚,我和炮友操了她一夜,用尽了各种姿势,甚至同时操了她的阴道和屁眼,我们一直没有再射精,直到
天亮时,我们才同时把精射到她的阴道和肛门里。真的是一个绝妙的女人,绝妙的经历。后来,她又来过我家里几
次,我们玩的更刺激。
  【完】

上一篇:深圳酒绿灯红1 下一篇:理力者THE MIN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