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强暴小说  »  香艳谢礼

香艳谢礼



  夜晚十点钟,原本应该是下班下课回家睡觉的时候,可是张福全仍穿着单薄的公司制服,骑着机车穿梭在板桥
地区的街道上。
  从他踏入房屋中介这个行业开始,朝九晚五的规律生活对他来说,只不过是一个存在于字典里的专有名词罢了。
  强忍着萧瑟寒冷的夜风,张福全熟门熟路地在路上狂飙近二十分钟,最后来到位于高速公路交流道附近,一处
名为「俏佳人」的槟榔摊前。
  这时,一名坐在玻璃橱窗里,身上穿着一套蓝白色相间的性感学生水手服,年纪约十八、九岁的年轻女孩看到
他后,马上漾起了亲切的笑容,「嗨!全哥,你今天要什么?」张福全脸上挂着礼貌性地制式微笑,「嗨,芽芽,
你还没下班呀?怡雯姐在吗?」「喔……原来你要找她呀,那你在这里帮我顾一下,我进去看看。」随着话落,女
孩马上放下手中的工作,移动她的美腿,朝着后面的房间走去。
  看着她转身离去时的姣好身影,年轻男子不由得又多看了她几眼。虽然她身上的制服样式,属于可爱的日式水
手学生服,但又与真正的学生制服迥然不同。
  白底蓝边的短袖上衣,穿在她身上似乎小了一号,彷佛变成了露出纤细柳腰的中空短上衣;而绑在她胸前的的
尴尬。
  直到几杯冰凉的啤酒下肚,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儿,张福全感觉「它」已经恢复成疲软状态后,才把话题转到此
行的目的。
  「对了,怡雯姐,你今天找我来,是不是还有其它案子想和我合作?」女子摇头轻笑,从桌上的包包里拿出一
个信封袋放在他面前。「这次多亏你帮我把房子处理掉,我才不用继续背负庞大的贷款压力,谢谢你。」「这是…
…?」张福全不动声色地望着桌上鼓胀的黄色信封袋。
  女子见他不为所动,顿时点了根烟随口说道:「这个嘛……就当成贴补你的油钱吧。」「哇!怡雯姐,这些钱
已经可以买下一辆中古房车了耶!」男子连忙把所谓的「,将这份佣收以外的礼金尽数上缴公司,否则还是少碰为
妙。
  为了避免产生不必要的麻烦,张福全连忙找个借口告辞:「嗯……怡雯姐,不好意思,我明天还要上班……如
果没事的话,我就先告辞了。」可是当他转身走没几步,身后随即传来急切地叫唤声:「阿全,等一下!」没想到
他刚回身,手肘却不小心拐了女孩一下,结果她因重心不稳,当场跌了个趔趄。
  刹那间,女孩发出「啊」地惊叫声同时,张福全已冲上前将她抱在怀里。当两人肢体紧密接触瞬间,男子感觉
她的眼里似乎多了些什么,而他也感觉自己刹那间彷佛失去了些什么……没多久,他就感觉一张温热湿唇,竟不知
不觉地印上他干涩的嘴巴;而他那硕壮结实的胸膛,虽然有单薄衣衫阻隔,依然可以感受到两团充满弹性的饱满柔
软,正贴压在他身上。
  突如其来的湿吻,令男子大脑顿时产生一片空白。等他恢复意识时,才发现自己的大手正握着女子的胸前软肉。
  「啊!怡雯姐,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张福全放开女子,忐忑不安说道。
  偷偷瞥了女孩一眼,她那娇媚迷蒙的眼神,带着酒精味的火烫唇瓣,双手仍残留那充满弹性的美妙触感……直
到这时,他终于恍然大悟!
  「阿全,今天留下来陪我好不好?」话刚出口,女孩胭脂淡点的俏丽素颜倏地浮上一抹酡吞下了对方渡过来的
甘甜津液;于是那道温热的汁液,彷佛变成了易燃的汽油般,在滴落胃部瞬间引燃了熊熊大火,并沿着食道迅速逆
窜而上,在他脑海里轰地炸开──包括他最后残存的理智。
  跨越了理智界线后,接下来的一切就变得理所当然。
  激烈地口舌交缠、啜吸,将彼此的欲念渡入对方的口中,瞬间助长了已然猛烈地火势,而这也使得原本有些寒
意的斗室里,温度似乎一下子就升高好几度,令空气变得窒闷,几乎喘不过气。
  微微推开女子,张福全涨处于天人交战之际,一股轻柔的力量忽地朝他腰背一推,结果他那壮硕结实的身形竟
应势而倒,一下子就躺倒在稍硬的沙发床上;他还来不及做出适当响应,那具早已热得发烫,还隐约带着淡雅香水
味的火热躯体,也在同一时间顺势扑倒在他怀里。
  在身体自然反应下,张福全搂住了怀里的香玉,而那圆鼓饱满的酥乳正紧贴他胸膛,性感火烫的美唇立即送了
上来,再次与他热吻起来。
  双手来回抚娑那几乎无布料遮掩的白皙背脊,细细体会那从指尖传来的滑嫩触感,令他好不容易清醒过来的理
智,又被狂骤的情欲给扑盖、淹没。
  此刻,压在张福全身上的女子,彷佛是一名长年未尝云雨的饥渴怨妇,不仅主动张开香唇任他需索,甚至主动
抓起他的大手,引领他抚摸胸前那两团柔软空虚的心灵。
  事己至此,男子索性揭开那君子的虚伪面具,主动腾出一只手,探向她那只能遮掩弹翘美臀的迷你裙的裙底。
  没想到他的大手才刚伸进大腿根部,马上摸到一滩湿滑的黏液,于是他漾起促狭地笑意,在她耳边轻叫:「哇!
好湿呀!怡雯姐,这是你的口水吗?」随着话落,他故意把湿漉漉的手掌摊在她面前。
  「不是啦!唔……你好坏!」女子看到张福全手上的淫液,臊羞得立刻把脸转到旁边。
  男子听了之后也不搭腔,另一只大手隔着衣服,握着她坚挺的椒乳,寻找她胸前那朵嫣中所想,他双手霍然向
下快拉!顷刻间,一条比巴掌还小的紫色线型蕾丝材质的丁字裤,已然摊放在他手掌心当中;定眼一看,那块三角
形的窄小棉布上早已湿濡不堪,而且当他拿到鼻子前一嗅,彷佛闻到了某种淫靡气息的腥膻味道。
  「嗯……好香呀!原来这就是怡雯姐身上的味道呀……」话说一半,躺在床上的半祼娇躯倏地推了他一下,以
薄嗔的语气说:「你这头变态的色狼,别再说了!」望着她那张佯怒臊羞的脸蛋,张福全的嘴角漾着不知名地深邃
笑意,「好好好……怡雯姐,我不说就是了。不过……我用做的应该没问题吧?」「什么?」女子不禁感到讶然不
已!没想到这个外表看似豪放不羁,性感风骚的怡雯姐,性生活居然这么保守?可是看她微皱眉头的表情,似乎不
像说谎……(嗯……不管她有没有说谎,总之还是给她留下一个疼惜女人的好印象,说不定以后还有这么好的机会
……)想通这点后,张福全立即放轻抽送的力道,改以九浅一深,缓抽慢送的频率,让她逐渐适应「暂放」在她体
内的条状物尺寸。
  「喔……怡雯姐……你夹得我好舒服呀……」男子俯下身,在她耳边轻声说着。
  话才说完,他随即感觉浸在柔嫩花径里的玉柱,彷佛误触机关似地,火烫坚硬的柱身竟惨遭莫名地挤压夹吸,
耳边同时传来女子似嗔似痴地淫声浪语。
  「噢……阿全……你……你好坏……人家不是你想的那样……喔……你、你的那里怎么好像一直在变大……人
家的妹妹会受不了……喔……好胀呀……」男子听了之后,逐渐加重抽插力道,并在她耳边轻声呢喃道:「怎么样
……这种速度还可以吗?你现在还会痛吗,还是感觉舒服一点了?」「嗯……已经开始舒服……喔……好久都没这
种感觉了……」女子紧闭着眼呻吟着,而她那纤细灵活的水蛇腰,也随着他抽送的节奏,时左时右,或上台下地摇
摆扭动着。等到她呼吸变得急促了,蛇腰忽然疯狂扭动起来,压在她身上的男子立即一改温柔态势,迅速由慢转快、
由轻加重,一下一下狠狠地冲击着她敏感紧锁的花心。
  在此同时,他不仅在她体内辛勤地耕耘,双手也同时把玩起她那对坚挺浑圆的酥乳。看着她胸前这两团软肉,
在自己手中变换各种形状……那种快感,根本无法用三言两语说清楚。
  于是女子在他柔情攻势下,很快就达到了第一波高潮;一时间,他只觉得硬挺的分身彷佛像一艘漂流于海上孤
舟,骤然遭到突如其来大浪当头打下,一下子被浩瀚地海洋淹没。刹时,只见女子不由自主地挺起她那的灵活水蛇
腰,蓦地发出了高分贝的尖叫声:「啊………」尖啸声甫落,女子原先向上反弓的腰肢马上无力地瘫软下来,重重
地落在不算柔软的沙发床上;若不是张福全眼捷手快,配合她的起伏扶住她的纤腰,恐怕自己会落得「柱断肢折」
的凄惨下场。
  为了彼此安全着想,他马上抽出仍未尽兴的硬挺分身,没想到他刚抽出湿漉漉的柱身,她那销魂的蜜桃竟然喷
出一道长长的水注,直接射向他布满激情汗水的胸膛。
  刹那间,张福全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令人费解的惊人景象,久久不能自己。
  等到强力水柱变成潺潺流水时,女子的身体仍不停抽搐抖动,彷佛羊癫风的症状突然发作,吓得他手足无措。
  「怡雯姐,你……你还好吧?别吓我呀……」男子满脸惊愕,连询问关切的言语也变得结巴起来。
  女子此刻就像刚被捕获的美人鱼,呈大字型地躺在床上,大口大口地边喘气边说道:「啊……对不起……噢…
…我只要高潮就会这样……让我……啊……休息一下就好了……」说到最后,女子苍白无血色的脸上,陡然露出一
丝带着疲累地歉意。
  张福望着她胸前剧烈的起伏,以及她紧抓着枕头,和从她口中发出浓浊的喘息声,他确信她已经达到前所未有
的高潮,不过这种迎接高潮方式……好像太剧烈了一点?
  (难道说,这就是高潮的最高境界──潮吹?)男子暗想。
  为了避免发生不可挽回的遗憾,他只好默默地躺在她身边,轻柔地抚摸她的秀发、脸蛋,倾听她由快至慢,逐
渐平缓的喘息声。
  确定她没事,张福全才搂着她的粉颈,在她潮疾首的往事。
  原来眼前的女孩今年二十九岁,但是历经人事沧桑的她,从外表看起来,比同年龄的女子看起来苍老许多。
  故事,就发生在她十九岁那年。
  那一年,她认识了一名货车行的司机,而她,则是同公司里的会计小姐。当年高职刚毕业没多久,仍涉世未深
的她,在那名体格壮硕的司机死缠烂打,外加刚柔并施的攻势下,就这样失去了女人视为最珍贵的贞操。
  不晓得是她天生就具备这种体质,抑或那个男人入珠的关系?等到她真正体会到高潮的快感时,就是这种令她
又爱又恨的「终极高潮」传说!
  【完】

上一篇:插进异常的漂亮的会计身体内怒射 下一篇:深圳酒绿灯红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