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武侠古典  »  乱世

乱世


乱世



说到乱世,不能不想到三国。说到三国,不能不想到董卓。说他是三国乱世第一个枭雄人物一点儿也不为过,他是陇西豪杰,羌人把他当作偶像,为他征战沙场,打下了一片江山。他以长远的眼光看到了东汉的衰亡,所以皇帝召他做将军,他拒绝了。董卓的目标远远不是一个将军那么简单,他在等,这个时代也的确给了他一个机遇。他以肥胖的身躯钻了乱世的空隙,趁着大将军何进被杀,朝廷一片混乱之机拥兵入京,控制了国家大权。他是曹操(淫色淫色4567q.c0M)的榜样,挟天子以令诸侯的第一人。

从洛阳迁到长安,已经有一个月了。各路声讨董卓的兵马,已不像一开始那么声势浩大,听说他们之间出现了矛盾,现在自己的事都忙不过来。长安的宫殿里,百官正在等着,除了几个老臣的咳嗽,一点儿声音都没有,面北朝南的皇位还是空着的,他们都在等着皇帝的到来。

太师董卓从内殿款款走出,拖动着便便大腹,一副刚刚睡醒的样子。打了个哈欠,懒懒地在皇位的旁边坐下。身后跟着的9岁孩童,正是被董卓扶上皇位的汉献帝刘协。他的脸绷得很紧,似乎是紧张的关系,孱弱的身子竟在微微颤抖。
「快坐啊!」董卓不耐烦地把他一把拉到位子上坐下。向下面的群臣道,「有话说话,没话退朝!」

没有人有话要说,太师董卓又打了一个哈欠,支起肥胖的身子:"左将军,那些乱臣贼子有什么消息?「

左将军董曼是董卓的弟弟,他道:「听说他们在洛阳城里,为着传国玉玺的事闹得厉害。太师神机妙算,故意留下玉玺,果然让那帮乌合之众争了个你死我活,看来他们对长安是构不成威胁了。」

正说话间,外面传来前线的消息。董卓义子吕布据守虎牢关,连杀三员大将,大败袁绍。「哈哈哈!我有奉先在,真是高枕无忧啊。」董卓笑道,「今天晚上我请客,各位务必都来府上,我们庆贺庆贺!」说罢大笑着离开,背后是悠长尖细得有些刺耳的「退朝!」

华灯初上,太师府里一片灯火辉煌,一个内侍模样的男子急匆匆地走着,他撞开一间平房的房门,进入内室。「宋仪!」他朝床上喊道。

窗帘猛地掀开,一个披头散发的男子很有点怒意的望着这不速之客,道:「你想杀人啊!叫什么叫,拜托你下次先敲敲门,听到我说」进来「之后你再进来,好不好?」

「不好。这个门你不会开,只有我自己来开。」他说着,在床上坐下,拉了拉被子,「你还不出来!那边找你找得火烧眉毛了,你们还在这里颠鸾倒凤!饭菜做不出来,太师要杀多少人!」

一颗女人的脑袋从被子里窜了出来,「糟了,我把这事给忘拉!」她一溜烟从床上下来,顺便踢翻了被子,一男一女两具裸体在灯光下格外得醒目。

叫宋仪的男人的目光还留恋在女人光滑的肌肤上面,直到她穿上衣服,转过头一看,坐在床边的男人竟然在看着自己的身体。

「变态啊,你!」他迅速把被子盖上,大声道。

「你怕什么啊?」男人懒洋洋地说:「你看人家女人都不怕被我看,你一个男人居然比女人还小气!」

他的声音忽而变得奇怪起来,眼睛里竟发出幽怨的神色,深情地望着宋仪,道:「我知道你嫌弃我是一个太监,我的命真是苦啊!早知道这样,当初你就不应该救我,让我死了算了!」

嘴上「靠!」了一声,提起脚把这个变态踢到床下,道:「难怪董卓要杀太监,原来太监真的这么恶心啊!早知道,我也不会救你了。既然你不想活了,那还不快去死啊!我教你一个很好很痛快的死法,你去找董卓,对他说你是个太监,我保证你会尝到前所未有的死法。」

说明一下,宋仪是董卓身边的内侍,因为师从华佗,很有一点医术,董卓又不放心别的太医,所以一直把宋仪带在身边当作专属的大夫。董卓痛恨太监,刚进入洛阳的时候,就下令杀死宫里所有的太监宦官。上面所说的太监叫李济,因为宋仪看他可怜把他藏在自己房里,再用药让他的嗓子不像太监那么又尖又细,才救了他一命,让他在太师府里做了个内侍。

当然,上面的事情只不过是李济的一个玩笑。此刻宋仪已经穿好衣服,和李济坐下来喝酒。

「哎,这厨娘肯定很不错吧?」李济问。

「不错是不错,可是有些人呢,偏偏喜欢在我快要吃到这煮熟的鸭子的时候来捣乱,现在鸭子飞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肯飞回来。」

李济和他碰了碰酒杯,道:「你也知道,我们做太监的,最见不得这种风流快活的事情拉。你也不能怪我,看在我悲惨遭遇的份上,你就当是可怜可怜我,说说那娘们怎么个美味可口,让我也过过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瘾那!」

「靠!」宋仪骂声道:「要说你们太监也真恶心,真不知道那些皇帝怎么受得了这个。」

正说话间,门打开了,一个丫鬟进来,对宋仪道:「夫人头痛病犯了,你快过去看看吧。」

宋仪应声「好」,向李济看看,后者正用满含深意的眼光望着他,脸上的笑要多淫荡有多淫荡。他做了个无奈的表示,起身随着丫鬟出去。

还有三个房间的距离,丫鬟站定,宋仪会意地进入王夫人的房间,把门带上。
房间里一个人也没有,内室的床上,隔着白色的丝帐,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床上躺着一个人,手上还拿着一把长柄的扇子摇着。

掀开帐子在床边坐下,宋仪的手贴上了王夫人的额头,道:「夫人的头痛昨天不是刚刚犯过吗,怎么今天又痛了?」

「怕是宋大夫你的医术不高吧,」王夫人把扇子递给宋仪,后者接过。她拉住宋仪贴在她额头的手掌,低声道:「昨天还只是头痛,今天非但头痛,连心都痛了。」说着,把宋仪的手放到了她的胸前。

她的衣服本就很少,宋仪的手一触到她的乳房,更是发现里面没有穿内衣,一颗圆圆的凸起,在丝滑的绸缎下面不安地战栗着。手掌在绸缎上摩擦,发出了轻微的声音,王夫人的嘴里,不由得发出了低低的呻吟。

这个久旷欲炽的女人,虽然已是被董卓打入了冷宫的人,但是容颜依旧,还颇添了多少风采韵味;前不久生病见到了宋仪,见他少年英俊,就已经对他多有挑逗。也正合了宋仪的胃口,顺水推舟,于是两个人就颠鸾倒凤起来。王夫人频频找宋仪看病,太师府里哪个不知道其中的原因,只是丫鬟们畏惧王夫人,内侍们又都和宋仪很合得来,加上董卓是个残暴无常的人,弄不好自己的命也不保。
所以全太师府,也就瞒着董卓一人,那厮天天美女如云环绕左右,忙都忙不过来,大概连王夫人的样子都忘了,哪里有心去管这个事情。

宋仪把玩着王夫人的一双玉乳,早已经把她逗得欲火高涨,一只手拿着扇子,却用扇柄在她的蜜壶口来回挑弄。王夫人只觉得浑身酥麻有如过电,瘙痒的下体已是春潮泛滥,她檀口微张,一声声幽长的呻吟在迫切得召唤着宋仪来满足她。
放下扇子爬上床,宋仪的双手顺着滑腻的大腿进入薄薄绸缎下的幽谷地带,手指一滑落到中心,便感觉到黏黏的稠液。原来这一次她连小裤也早早地除去了,心中「靠」了一声,把她的丝裙从下往上褪去,一具丰满诱人的酮体像一朵出水的芙蓉一样绽放在宋仪的眼前。每次看到这造物主巧夺天工的产物,如梦如幻,宋仪都不由得痴呆了。

「还不快脱衣服!」王夫人颇有点幽怨地说。心里却因为知道男人对她身体的痴迷而兴奋不已,看着男人在她面前宽衣解带露出强壮的身体,想到即将到来的交欢,蜜穴里面又溢出了点点汁液。

宋仪把衣服脱尽,身体刚架在她上面,王夫人就施展开八角章鱼的手脚把他牢牢地裹住,红唇一张,就把宋仪的嘴吸住。两片嘴唇紧贴,舌头如双蛇盘旋,缠绕在一起,互相吸吮着各自的汁液。一片红云已然悄悄攀上了王夫人的粉脸,眼含珠泪,娇羞迷人。

宋仪见身下的美人如此媚态,挑人心弦的一对峰尖摩擦得他心乱欲狂,下面的肉棒早已经昂首怒立,仿佛刚才和厨娘莲秀挑起而未待熄灭的怒火一起汇聚在一起,急等在这个女人的身体里面进行发泄。她的下体也在迫切地渴望着他的进入,骚动的腰肢带动小腹轻摇,满溢而出的淫液已经粘湿了宋仪的肉棒。环抱着他,樱唇的热气在他的耳边流动着,她忽而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宋仪火热坚硬的肉棒,深深地进入了她的身体里面,好像到达了她的最深处。

她浑身酥软,像棉絮一样瘫在床上,侵入身体的肉棒来回抽插,每一次都让她仿佛一会儿高耸进入了云层,一会儿飞速落入了幽谷。粉嫩的肌肤香汗轻敷,滑腻而富于肉感。一对饱满的乳房更是无拘束地在胸前随着身体前后晃动,好像已经不是她自己的似的。

她也完全沉浸在这极度的快感之中,身体轻飘飘地像是浮在半空,然而蜜穴深处传来的阵阵舒服的感受强烈地冲击着她的意识,呻吟的声音越来越高亢兴奋,身体也一下子有了前所未有的力量,她紧紧地抱住宋仪的身子,肉棒如同闪电一样刺穿了她的全身,变得越来越坚硬,越来越炽热,越来越强壮。似乎一个攀着天梯往上爬的人,终于登上了云层一样,王夫人满足地释放了她的滚滚热潮,然后男人混重的声音传来,忍耐已久的欲望在灼热飞射的液体中释放在她的身体深处。

天已经黑了,宋仪从床上起身,穿他的衣服。王夫人也从半梦半醒间睁开眼,她直起身子,扯住了宋仪手上的衣服,道:「今晚上别走了。我让丫鬟热壶酒,我们喝一杯。」

「我可没有那么好的兴致,太师可就在隔壁。你想让我给切成一片一片来招待你们是吧。」宋仪道,「再说老家伙晚上一准又要向我拿药,他那几个姑娘啊,啧啧,不用药的确是招架不过来啊。」

无限憧憬地咽下口水,像是没有看到身边妒火中烧的女人的一样穿衣服下床,走到门口,回头,对床上的女人道:「夫人,明天你的病可不能再犯了,也让我休养休养,过几天我养精蓄锐好了,再来给你治病。」

他不知道自己旁若无人,她也压根没有听到他的话,她的手指在被子里滑到了微微肿起的阴阜,正轻轻地抚摸着。

[本帖最后由shinyuu1988于编辑]
上一篇:超经典作品系列 世界的唯一IV木偶世纪 下一篇:极品家丁同人[全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