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都市激情  »  【魔法传奇】

【魔法传奇】



(1)   深夜11点多,一辆长途大巴急驰在省高速公路上,车里稀稀拉拉的坐了20多
位客人,大都数乘客都低垂着头,昏昏欲睡。车内亮着灰暗的灯光,只有坐在后
排的一位青年乘客用衣服小心的挡住自己,用手机不断的拍摄着前面的一位女乘
客。   镜头里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少妇,美艳动人。略施淡妆的玉容,优美的身
段,尤其是她那份成熟的美态,让人一下就领略到一个标準美少妇的动人风采。   她穿着一件黑色的真丝衬衣,黑色的超短裙,黑色的丝袜,足登一双黑紫色
的齐膝皮靴。她那优雅成熟的身段、没有一点小肚子的纤腰,特别她那丰满得仿
佛要喷薄而出的双峰,紧紧地被她的紧身衬衣包裹着。她有一张瓜子脸,丹凤眼,
柳叶眉,明眸皓齿,乘客不由暗自吞了下口水。   我轻轻的伸了一下懒腰,后面的小青年手忙脚乱的把手机给藏了起来,我微
微一笑,想不到自己的魅力还是不减当年……   突然,有人大喊一声:“都坐好,不许动,打劫!!”   车内顿时炸了窝,乱成一团,孩子哭,女人叫,有机灵的已经去拉车门,这
时候才发现车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锁上了。   车顶灯开了,乘客们发现大巴的司机已经被打倒在地,一个高大的汉子手里
拿着一把手枪站在那里。   一名女乘客勇猛的扑了上了,汉子从腰里掏出一把匕首给了女乘客当胸一刀,
女乘客顺势倒地,血流满地,乘客们都吓呆了,老老实实的按照大汉的要求把身
上值钱的东西交了出来。   大汗来到我的面前,我紧盯着他的双眼,他移开视线,“把钱交出来。”   我等的就是这一刻,我的嘴角扯起一丝冷笑,右手瞬间搭上来到大汉的持枪
的手,跟着用力一拉,大汉没料到我竟然如此的迅速敏捷,在自己的手被我右手
抓住的同时他就知道遭了,还没有什么反映,一股不可抗拒的大力传来,自己的
身体被我一把给拉到在地。   “砰!”一声巨响,大汉的身体四肢张开,面部向下与地面来了个猛烈的接
触碰撞,被我压在地上,不知道他的鼻子碰歪了没有。   我一使力,把大汉的手给扭到了背后,然后用双膝抵在他的背上,我从自己
腰后拿出一副手銬,“卡”把大汉的一隻手銬上。“我是警察,大家不要担心。”   “不许动,鬆开他!”一个凄厉的女声响起,刚才被刺伤的女乘客站起来,
她手里也拿着一把手枪,“糟糕,他们是一伙的……”   我送开押住大汉的手,站起身来,大汉也用双手支撑自己,晃悠悠的站了起
来,女乘客,哦不是,应该是女匪徒用枪指着我,“把你的手放背后,你自己戴
上手銬. ”   我犹豫了一下,女匪徒立刻把枪对準边上的小孩,我叹了一口气,把手銬套
牢在自己的手腕上,收紧銬环,把手背到身后。   “照你说的做,不要伤害乘客。”与此同时我把另一半銬环锁紧,这下子我
的双手被紧紧銬在身后,完全无能爲力了。   女匪徒上前一步拉起大汉,两人押着我带着我的背包和抢劫的财务下车,消
失在夜幕中……   1 点多,南城小镇的一家旅馆,服务员正在打瞌睡,门被推开,进来了叁位
客人。服务员习惯的说:“您好,欢迎光临!”   服务员抬起头,面前站着一名身穿警服的女警察,一名高大的汉子拉着一个
穿着黑色大风衣的人,看不清样子。   女警察说:“你好,我们要一间房,僻静点的。”他正要按惯例登记手续。
女警察从怀里掏出一个证件亮了一下,服务员看到了她还带了手枪,她神秘西西
的说:“我们在执行特殊的押送任务,这个犯人很重要,我们要儘快带她去进行
审讯。所以我们不能泄露行踪。”   服务员帮叁人在一楼的最里间开了一间房,还再叁嘱咐有需要就叫他,女警
察十分感谢他,并当即付了房租。   女警察关上了房门,和大汉两人长喘了一口气。“大林,没想到这身老虎皮
还真管事,骗的那服务员团团转。”   大林呵呵一笑:“青青,说来还真感谢我们这位警察小姐,她不仅带了警服,
连爲她自己都準备好了一套”首饰“,哈哈”。   原来这两个就是抢劫了大巴的匪徒,下车后他们打开了我的背包发现我的背
包里有警服和戒具,於是他们便想出了一个鬼点子。   他们2 人(那时我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从我背包中拿出一个穿有皮带子的白
球,青青过来握紧了我的下頜,把球塞入了我的嘴里,大林拦住了她,他指了指
我的背包,青青笑了,她取出两双丝袜要塞进我的嘴里,我极力躲闪,那可是我
刚换下来,还没来得及清洗的啊。   可是大林勒住了我的脖子,无奈中,我看着青青把丝袜填满了我的小嘴,然
后把球塞进我嘴里,并把带子在我的头后边紧紧地扣住。“呜………呜………”
我只能发出轻微的叫声,大林还是觉得不够,他从自己的腰上揭下一片膏药贴到
我的嘴上,再给我带上一副厚厚的口罩。这下我连一点声音也发不出了。   然后青青拿出了一副脚镣锁住我的脚脖,我的步伐被制限在仅仅20CM大小的
范围内。大林取出一个皮带,对青青说:“你把她的手拉好。”大林用皮带绑住
我的胳膊。把我的胳膊肘靠到一起绑在背后。我感到手臂象被折断一样,在这之
后是两个用一条10CM钢链相连的膝銬,位於膝关节之上,深深地咬进我的光洁大
腿,把我的丝袜都勾破了。   青青开始把腰链系在我的腰上,她把我的手銬固定在腰链上,她调皮的拿出
一个铁丝在我面前晃了晃,把我双手的大拇指拧到一起捆死,我发誓,她一定是
故意的,她一定在懊恼我打伤了她的同伴。   青青上下打量着我,然后她一拍手,对了,“我忘记把你的耳朵也堵上了!!”
青青从抢来的东西中找了一副耳机,扯掉线头,把耳塞塞进我的耳朵里,然后用
口香糖粘住。最后她给我带上一副眼罩,用一隻尼龙头套套在我的头上。   我现在双手被反拷,手指还被绑了,双脚上带了脚镣,还上了膝銬. 嘴里塞
着自己的臭袜子,还带着口球,贴着膏药,耳朵被堵,眼睛被蒙。就算是重大的
死囚犯也没我身上的戒具多。   青青换上了警服,大林给我披上一件大大的风衣,一直挂搭到地上,把扣子
扣好,谁也不知道风衣里竟然是一个被绑的死死的美女。他们给我带上罩帽,押
着我走了好远一段路,我真后悔今天怎么穿了一双7CM 高的高根皮靴,在崎嶇的
路上,我根本无法保持平衡,都是他们俩架着我走。
(2)   南城武警大队,特警李会回到自己宿舍,一头载在床上,连身上汗湿湿的衣
服都不愿意脱去,边上的舍友立刻都凑了过来。   “李哥,总部把你招到省城去参加特训,看来李哥就要高升了……”   “听说,每个参加特训的人都是百里挑一的精英……特训结束后都会高升啊”   “李哥,升了职,以后可别忘记兄弟们啊……”   李会仰躺在床上,对身边同事的问话有一句没一句的回答着,他的思绪早就
飘到了半年前……   一辆中型麵包车停到了武警大队的大院里,百十名武警列队鼓掌欢迎,还打
出了巨大的横幅“热烈欢迎省武警文工团来我队慰问演出!!”   车门打开,一个矮个子的大胖子先从车里挤了出来,他一把拉住武警中队政
委的手,“你好,你好,我是文工团的副团长,代表省队领导特别来慰问大家!”   政委同演员寒暄了几句,安排文工团的演员们到附近的旅社住下,当晚在武
警中队的会场举行了慰问演出。   开始由主持人小美上场演唱了一首女兵女兵,后面接着有笛子独奏,诗歌朗
诵几个节目。   小美来到臺上,“大家好,下面将由我团着名的魔术师袁綺小姐给大家带来
精彩的演出!!”   袁綺身穿一套黑色缕空紧身衣,这套衣服其实就是一套保守点的泳装,其他
部分都是薄薄的黑纱,脚登一双黑色的齐膝马靴,台下武警官兵们都看直了眼。   袁綺先表演了空手出棍,棍子变花等几个魔术,最后她变出一个巨大的花篮。
主持人小美在臺上说:“现在我们需要一位元强壮的兵哥哥上臺合作完成一个魔
术,来这位兵大哥,你来好吗!!”   袁綺紧盯着面前的小伙子,他大概一米七八左右,身材壮实,小伙子害羞的
挠挠头,“我叫李会!”   袁綺微微一笑“好,李会战友,请你用你面前的这个警绳把我绑起来,要绑
紧啊,不要让我跑掉啊!”   李会拿起警绳,抖了两下,袁綺转过身来背对大家,把双手别在背后,李会
走到她的背后,把袁綺的双手并拢着用绳索松垮的绕上几圈打了个结。再蹲下身
子,用绳子把她的双脚如法泡制的绑在了一起。   袁綺轻轻的活动了下手腕,绳子马上就掉了下了,她一抬腿,脚上的绳子也
掉了下来,袁綺笑道:“你就準备这样捆着我呀,不知道的还以爲你是我的托呢?”   台下的战士哄笑起来,李立的脸马上红了,站在臺上连手脚都不知道放哪了,
边上的主持人小美给他支招:“武警大哥,拿出你的绝招来,用你学过最严厉的
绑法,就是捆死刑犯人的那种!!”   听到小美的话,李立定了定心神,看着袁綺的眼神也变了,估计在他眼里袁
綺已经成了一个即将上死刑场的犯人了。   李立用一根长长的警绳搭在袁綺的肩头,比划了两下,然后把绳子在中间系
了一个小绳圈,搭在她的后颈上,将绳子在她的脖子上绕一圈后甩到前肩,再穿
过腋窝到后面,在她两个胳膊上分别紧紧缠绕了几圈后,把两边的绳索往中间紧
了紧,系上了死扣,袁綺的双臂已被牢牢绑住。   接着李立又把绳子从下往上穿过袁綺颈后的绳圈,折了个弯向下扯。袁綺配
合着把两隻手腕交叉到了一起,李立把她的手腕绑上,再往上扯绳子把手吊高,
然后把多餘的绳子系到一起,打上了死结。绳子深深勒进袁綺的肉里,她的胳膊
像是被勒成了几节香肠……   袁綺感觉的手被提的好高,脖子上的绳套也被拉紧,呼吸有点急促,袁綺使
劲把背后的胳臂往上抬,让脖子勒得松一点。胸也不由的挺了起来,“好痛!”
她低呼出声,眼睛里也有了泪花。李立发觉袁綺的不对,手下微微一松,把绳子
放低了一点,然后打上了死结。   小美有点失神,看着袁綺被勒脖式五花大绑结结实实的捆了起来。忘记了说
臺词,袁綺凑了过去,“大家看,这位同志的专业水平很高啊,估计他绑的犯人
没人能逃脱,看来今天我的表演要失败了啊!”   “是啊,是啊!”小美回过神来,“不过我们的魔术师就是要挑战高难度,
请我们的武警大哥继续,不要给我面子。”   袁綺在臺上转了一圈,向大家展示她被紧紧绑住的上身,李立从道具中取出
一副腰链锁在袁綺的腰上,一副狼牙锯齿手銬穿过了腰链扣锁住她的双腕,銬环
上的锯齿深深吃进她的肉里。   小美向大家介绍:“爲了增加表演的难度,所有捆绑在我们魔术师的这些绳
索可都是真傢伙,不是道具,都是从你们大队借来的哦!!”   李立蹲下身子,拿了一小号的脚镣,把一隻銬环扣紧在袁綺的左脚上,然后
把链子在她的左脚上绕了几圈后,把另一隻銬环扣紧在她的右脚上,这样袁綺的
双脚就被并拢銬在了一起。   袁綺的双腿也被并拢,李立又拿过两根短一点的绳子,在膝盖的上下方把她
的双腿捆在一起,并横向的打结系死。   袁綺被绑的死死的,直挺挺的站在舞臺上,她试着挣扎了一下,绳子如此之
紧,让她的胳膊都麻木了。小美也傻了眼,这个节目演出了几百次,这一次是踢
到铁板了,可能要失败了,可是魔术表演即将开始了,只有硬着头皮上了……   小美拉住要匆忙下臺的李立,“这位兵大哥,你还不能走啊,表演还需要你
啊!!你要负责抱住我们的魔术师,不要让她轻易捣鬼啊!!”   李立尷尬的站在袁綺背后,双手环搂在她的腰上,身体僵直。袁綺扭头一笑
“小同志,不要紧张啊,要抱紧我啊,不要鬆开啊!”   小美笑嬉嬉的走过来,用一副手銬锁住李立抱住袁綺腰的双手。又取出一条
丝巾蒙上了李立的双眼。两名助手上臺来,他们拿着一个布帐和一个铃鐺.   台下的武警开始起哄:“不公平啊,这么小李的眼睛被蒙起来了!”“是不
是要捣鬼不让他看到啊!!”“要蒙一起蒙啊……!!”   小美连忙解释:“绝对不会,绝对不是!”袁綺向小美使了一个颜色,小美
会意的拿出一条丝巾把袁綺的双眼也蒙上,并且她从道具臺上取出一个死囚专用
的面罩,她把面罩带在袁綺的头上,在颈下系死,表演正式开始了。   袁綺和李立被布帐罩着,小美在前面作解说“现在我们的魔术师和武警大哥
一起关在帐篷里,会发生什么呢!!”   “叮呤呤呤呤……”从布帐中传来清脆的铃鐺声,“嗖”一隻黑色的靴子从
帐篷里飞了出来,差点砸到了臺上的小美。   小美大怒:“搞什么,袁綺,你对我有意见就说,乱丢东西干吗!”她猛的
拉开了布帐,袁綺依然被紧紧捆绑,只是她右脚的靴子没了。   小美故作惊讶的看了看袁綺,然后拉了拉袁綺身上的各种绳结和手銬,依然
很紧,她问李立:“你感觉她动了吗!?”   “没有!”   “大声点!!”   “没有!!!”   “那就奇怪了!!”小美一面嘀咕一面拉上了布帐,台下的武警先是笑作一
团,然后他们都聚精会神的看着臺上的表演。   “叮呤呤呤呤……”铃鐺声又响起来,小美在臺上走了几步,“我想一定是
袁綺搞的鬼!”她快步上起又拉开了布帐。   “好!!”台下的武警齐声鼓掌,原来李立身上的警服被脱去,穿到了袁綺
的身上,而袁綺依然被捆绑着。   “你感觉有什么不一样吗!?她动了吗!”   “没有!!”   “你确定!??”   “我确定,我一直抱着她!!”   台下掌声雷动,小美再次拉起布帐,“大家一起数,一……”   “二、叁、四、五、六……”   布帐从里面拉开,袁綺一手拉着李立被銬的双手,一手拿着他的警服走了出
来,李立依然被蒙着双眼。   李立被送开后,小美问他“怎么样,你不是一直抱着她么,知道怎么回事吗!??”   李立摇了摇头,袁綺一手拉着李立,一手拉着小美,鞠躬下臺,表演成功了,
台下掌声雷动……。   “丁冬”一声,李立掏出手机一看,一个陌生号码发来一条短信!“SOS ,
隔壁旅馆,綺姐。”   李会猛的一个挺身,他迅速向大队领导汇报了情况,大队领导迅速作出了安
排……
(3)   旅馆的房间里,大林躺在床上打着呼嚕,而负责看守我的青青也在一边打着
瞌睡,突然青青猛的一惊,立刻清醒过来,她做了个噩梦,梦到我带了一大群警
察把他俩抓了起来。   青青一个箭步上前,打开了洗手间的门,我依然被锁在椅子上,头上蒙着头
套,双手被反拷在身后,双脚被锁在椅子下面的横杆上,她还不放心,又拉了拉
扣在我腰间的腰链,和手肘上的皮带,这才松了一口气。   “咚咚咚”有人敲门,青青回头看了看依然睡的死死的大林,关上了卫生间
的门,走到了门口“谁啊!”   “是我,刚才的服务员,警察同志,热水停了,老闆让我送点热水来!”   青青想了一下,整了整警服,拉开了房门:“谢…呜呜……”   埋伏在门口的两名武警一下按住了青青,用一大块毛巾塞在她嘴里,阻止她
叫喊,然后后面的几名武警迅速冲进房间,制服了仍然在床上呼呼大睡的大林。   我在卫生间的椅子上,焦急的等待着,刚才青青进来的时候,我还以爲是李
立带人来救我,算算时间他们也该到了……   我感觉有人解下我的腰链,那可爱又可恨的铁丝被摘掉,我被反銬了许久的
双手被打开,有人给我解开了膝銬和脚镣,我的头套也被摘掉,眼罩也被除去,
我微微张开双眼适应了一下光线,是李立,他带人来救我了。   李立温柔的帮我摘掉了口罩,轻轻的撕下了膏药,他帮我摘下了口球,我连
忙自己从嘴里掏出袜子,捏在了手里,我的耳塞也被除去。   武警们把大林和青青押到我和李立面前,“李队,犯人已被擒获,请指示!”   “带回去,交给公安部门处理!”   “是!”   大林和青青被押着带出房间,青青边走边挣扎,“我化装成警察,而且特地
住到了武警隔壁的旅馆,应该没人怀疑我们,到底是谁报的警!?”   “是我!”我坐在床上揉着自己的下巴,我的声音由於嘴张的时间太长有些
含混不清,我的嘴被撑得很大,下頜也非常疼痛,而且喉咙由於缺乏唾液滋润变
得非常乾燥。   李立十分关切的倒了一杯水来,我一饮而尽,“是我报的警!”   “这不可能,你被锁的死死的,根本就没有机会!……”青青的声音低了下
去。   我在床上拿起刚才用来锁住我的手銬,鬆开銬环把自己的左手套进去,收到
最紧,然后我拿起铁丝在钥匙孔里拨弄了几下,手銬轻鬆的从我的手腕上脱落。   “现在你明白了,我就这样打开了手銬,解开了束缚,发出了求救的短信,
说来还要感谢你的铁丝!”   “最后我还想知道一件事,你是警察吗??”青青有点垂头丧气。   “是,我是警察,我是专门研究手銬一类戒具的专家,并且我是省武警文工
团的魔术师,我最擅长的就是脱逃魔术!”我仰起头满面笑容。   “这次我就是带了新型的戒具来南城进行实地试验,没想到竟然在自己身上
试验了一把!”我无可奈何的说。   武警们押着青青和大林离开了,李立也向我告别归队,我一下瘫软在床上,
我打了几个电话然后洗了把澡,换上一身轻便的牛仔短裤和黑汗衫躺在床上,用
手互相按摩自己的双臂和大腿,刚才的经歷还真是兇险呢,不过,还真是特别的
过癮呢,这种被紧缚的快感和失去一切自由那种羞耻的感觉真是非常的爽呢,真
是好想再来一次啊……   “咚咚咚”门响了,我打开门,是李立,他手里拿着一个大果篮,冲我呵呵
的笑着,“对,对不起,綺姐,我是看望你的……”   我把李立让进房间,“没什么,姐姐我什么场面没碰到过,这个都是小KISS.
”李立有点拘束的站在房间里不敢坐下,我把他按在椅子上。   我和李立谈了大约十多分鐘,“没什么事我先走了,艺姐,有什么要帮忙的
儘管提!!”我突然想起过几天的大型公益演出:“正巧,姐姐要找你帮个忙!!”   “砰”门被大力推开,小美挤了进来“綺姐,你要的东西我都準备好了!!”   第二天,小美带着我和李立来到一间舞蹈房,她得意的介绍“这个房子是我
一个朋友的,有中央空调,有双卫,而且全封闭,关上门谁也进不来,里面又高,
小吊车刚好够装!”   李立疑惑的看着我们,我们看着他呵呵一笑,“来开工了,苦力大哥!”我
到换衣间去换演出服装,小美指挥着李立,打水,搬箱子……   我换上一套大红色的连体紧身橡胶皮衣,穿上这身衣服对表演来说无疑很增
加很大的难度,不好保持身体的灵活性。但是现在是深秋,天气很凉,在室外进
行水中表演,保暖很重要,并且这套衣服还有防火的功效。   我穿上一双红色软平底靴子,拿着皮衣配套的头套走了出来,看到我一身紧
身衣将身材衬托得玲瓏有致,李立紧盯着我,手里的水桶都掉了下来。   他连忙拣起水桶,进水房打水,我和小美笑的都直不起腰来。李立把水箱放
满了水,小美:“李大哥,来帮我个忙,这个铁笼好重啊!!”   我和小美正吃力的搭着个1 米见方的铁笼走过来,李立连满过来帮手,一入
手就发现笼子死沉死沉,差点脱手。   “当然重了,纯钢的!表演需要吗!”小美吃吃的笑着。   小美拉着我和李立站成一排,:“现在魔术彩排正式开始!!”   “今天我们爲大家带来的是大型脱逃魔术,人们常说,水火无情,今天我们
的魔术师就要挑战这个极限!!”   “首先我们的魔术师袁綺小姐将被锁进这个笼子里被吊起,笼子将会被点燃,
绳子会被烧断,笼子就会掉进水箱,让我们期待我们的魔术师创造奇迹吧!!”   “你现在就是上臺的观众,你检查下笼子和水箱有没有问题”小美调皮的向
李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李立仔细的检查了笼子和水箱,并按小美的指示特别留意了箱盖的锁头。他
摇摇头表示没有发现问题。   “下面请观众……”小美一捣身边的李立,“该你上场表演了!”“哦哦”
李立连声答应着,我抬脚进入笼子里,然后跪坐下来。   小美吃力的抬起铁笼的盖子,李立用笼子底坐上的镣銬把我的双脚并拢扣死,
并用螺栓固定。李立拿起边上的头套要给我带上,我盘起长髮用夹子夹好,李立
把头套套到我的头上。这样我全身除了双眼外,都被红色的皮衣包裹了。   小美在一边打趣:“哈哈,綺姐,你现在的样子好象忍者哦!!”小美递给
李立一副连脖镣銬,他用大的銬环套在我的脖子上,然后用力挤压收紧,他是如
此用力,我差点喘不过气。   小美白了他一眼:“这么用力干吗!??”李立嘿嘿一笑,手下却毫不留情,
他抓住我的双手,扭到背后。我的双手被反拧到背后,李立用两隻銬环锁住我的
双腕,这样我的双手就被反銬在背后高高吊起了。   李立给我带上防水的眼镜,然后把我的头按低,我被拉的俯下身子,屁股高
高撅起,李立用锁头把我的颈銬和底座上的环扣锁在一起。   小美合上笼盖,用锁锁好,李立操作吊车把笼子吊起,移到水箱的上方,小
美举着一个长长的火把点燃了笼子,笼子的栏杆上绑了油脂布,瞬间整个笼子被
熊熊烈火包围了。   笼子上的绳子也被点燃,“啪”、“啪”笼子上的绳子断了2 根,“啪”最
后一根绳子也断了,笼子失去了平衡,翻了个跟头掉进了水箱里。   小美和李立迅速合盖上水箱的盖子上锁。一个巨大的幕布降了下来罩住了水
箱。小美在一边紧张的看着表,而李立则拿一把大斧头在边上準备,二十秒后幕
布升起,笼子侧倒在水箱里,我依然在水中挣扎,拉扯着手銬,试图解开束缚。   幕布落下,又是紧张的二十秒。幕布升起,我端坐在水箱的上方,手里拿着
连脖镣銬和头套。   “成功了,綺姐你太棒了!”小美冲过了,不顾我全身湿透,紧紧的抱住了
我。   李立也在以便鼓掌表示祝贺,刚才他可是认真的检查了表演的道具,并亲手
锁住了我,他知道连脖镣銬和锁头都是真傢伙,但是他还是十分好奇,我是如何
逃脱的。   我冲李立笑了笑,并没有向他透漏秘密,后来还是李立做了我演出助手我才
向他解释其中的奥秘。   叁天后的广场演出中,我的表演大获成功,令大家叹爲观止。
(4)   夜光大剧场,我和助手小美正在后臺调试道具,一会我们就要上场进行魔术
表演,这时候胖团长带了两名身着黑色西装的男子走了过来。   “袁綺,这两位警官有事找你!!”胖团长扯着嗓子叫我。   我抬头瞥了一眼,两人带着大墨镜遮住了大个脸,“有什么事情吗!?”   “袁警官,有重要的任务要你加入,这是调令!”其中一个男子拿出一张盖
着省武警总队印章的调令。   我接过调令,“好,等我完成今天晚上的演出任务就和你们出发!”   另一个男子看了下表后,点了一下头:“好,我们等你!”   舞臺上女主持人开始报幕:“下面一个节目,魔术”叁变“,由我团着名魔
术师袁綺爲大家带来精彩的演出!”   我身穿一套天蓝色紧身衣和蓝色的马靴,把一头披肩的长髮扎成了一个轻鬆
的马尾,小美则穿着一套红色紧身衣和红色的马靴,我俩向台的观众一鞠躬,表
演正式开始。   舞臺上放一个木箱,小美从观众席间请上一名观众代表,先对箱子检查,没
有问题后,小美再拿一个半透明的尼龙袋让观众代表检查有没有机关,观众代表
表示没有问题。   我拿起一副手銬,让观众代表检查了下,小美背过身子,我用手銬把她的双
手反銬,用钥匙把銬环收紧,然后把钥匙交给观众代表。我蹲下身,用一副脚镣
锁住小美的双脚,同样收紧銬环,交出钥匙给观众代表。   我和观众合力把小美抬进箱中,让她站在袋子里,我提起袋子,把小美装了
进去,把她的头留在袋的外面,然后叫观众代表在小美的脖子里用布袋绳打个结,
交待不要把人勒死,并记个记号。   我和观众代表一起合上箱盖上锁,用铁链把木箱横捆几道,然后用锁头锁住
铁链,钥匙代表拿着。   我叫声箱内的小美,小美用头撞了箱子几下,证明她没跑掉,依然被锁在箱
子里,随即有助手上场用布围将木箱罩起来。   我拿出一隻皮制的项圈交到观众代表手中,让他扣在我的脖子上,挂上锁。
并让观众代表用一根皮带拉住项圈,“我叫个一、二、叁,大家看看会发生什么
神奇的事。”   我转身钻进布围,把头留在外面,观众代表把手中的皮带拽的紧紧的,当叫
罢叁的时候,我头用力一仰,缩进了布围。   观众代表用力一拉,一看拉出的竟然是小美。台下观众掌声如雷,小美和观
众代表合力解开木箱外的锁链,打开箱盖和口袋,从袋子放出一个人来,台下观
众都以爲是我被困在袋中,结果从袋中出来的竟然是刚才在臺上的女主持人!!   这时候,舞臺上空吊着的彩球缓缓的降下,落在舞臺的中央,球从中间分开,
我从球中一跃而起,一手拉着小美,一手拉着女主持谢幕,退场。   我下臺后,连妆都没卸就和两人一起去机场,他们交给我一个文件袋后,安
排我登上了去T 国的飞机,飞机很快的升空,消失在夜空里。   T 国,我蹲在一辆囚车后的囚房里,我的双手被塑胶手銬反扣,脚上是一副
轻型脚镣,头上戴了一隻塑胶头袋。   我试着挣扎把手从塑胶手銬里挣脱出来,看来T 国的手銬还有戴改进,我只
是扭动了手腕就轻鬆的把双手脱出。   头袋被我摘下,我把嘴上的皮制堵口器摘下,这个东西刚才可让我吃了不少
苦头。   堵口器由两部分构成,一部分是塞在嘴里的橡胶口球,这个口球塞进我嘴里
后,就夹住了我的舌头;另外就是外面的皮口罩,这个皮口罩把我双眼以下都给
蒙的死死的,只在鼻孔那里留了2 个小孔,我差点被这个东西给憋死。   车停了,我迅速把堵口器带上,然后套上头袋,把双手重新反銬起来,老实
的蹲在座位上。两名警察把我连拉带扯的揪下车,我被他们拉着进了一间房间。   “报告,犯人带到!”   “下去吧!”   “是!”房门关上了。   “对不起了,委屈你了,袁警官!”我感到有人走过来帮我摘掉了头套,我
定眼一看,我面前站了好几位T 国的高级警官。   “汤姆,是你!?”   汤姆是去年与我省进行警察交流时认识的,那时候,我在警校里代课,刚好
碰到汤姆到警校里参观,警校里正在进行特警的考核,也不知道是谁脑子发热,
竟然让汤姆和几个外国警察一起参加了。   我被分配到匪徒的一组,不知道是那个出主意让我假装成人质。我被关在一
间屋子里,我穿着一套粉色的连衣裙,白色的高跟鞋,我的双手被手銬銬住,吊
在头顶的横杆上,双脚并拢被绳子绑住。嘴里塞了一隻手雷(当然是假的),眼
睛上还被黑纱巾给蒙住。   我老实的呆在屋子里,等着哪个笨蛋上门来送死,结果汤姆正巧凑了上来,
他见到一位美女人质被锁在那里,就连忙上来要营救我。   不过汤姆的身手还是相当不错的,他“击毙”了一名躲在角落里守株待兔的
“匪徒”。他小心的把我眼上的纱巾解了下来,拿掉了我嘴里的手雷。结果我轻
鬆的从手銬里脱出双手,掏出手枪把他给“击毙”了,他也成了这次行动中唯一
牺牲在“匪徒”手中的警察……   汤姆和我在这次类比的行动后成了好朋友,他经常把T 国的各种先进镣銬邮
寄给我作研究,并给我邮寄了大量国外优秀魔术师的资料供我研究……   “好了各位,袁警官到了,我们现在就开始实施”TWINS “计划!”   我在飞机上看了文件后只知道我到T 国是配合他们进行抓捕的行动,而我的
任务就是冒充T 国一个着名的女大盗丽纱。不过听汤姆介绍后,我才发现,这次
的任务远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 (5)   经过严密把守的数道大门,我终于见到了这次任务中我要冒充的对象—丽纱。
她坐在一张椅子上,并没有任何拘束。   丽纱抬起头,我看清她的样子,就连我都不禁升起一阵惊艳的感觉:细又长
的眉毛,丹凤眼,高挺小娇鼻,丰润的小嘴唇,吹弹得破的雪肤,这些都完美的
组合在一张瓜子形的脸上,配以一米六五的个头、一头及腰亮丽乌黑的柔顺长发、
曼妙的身材,再加上天然显出的妩媚气质,使的整个人散发出惊人的魅力,叫人
一见难忘。   她的年纪与我相仿,可能比我还大一两岁,令人惊讶的是她的相貌居然我有
7 ,8 成的相似。她冲我微微一笑:“你来了!?”   丽纱的话语中有一种奇特的魔力,我不由自主的回答:“我来了!”   看着丽纱从容的样子,我很难相信她已经是一位晚期的脑癌患者,随时可能
陷入深度昏迷而再也无法醒来。她也正是因为自己患了绝症,才体会到生命的可
贵,于是向警方秘密的自首,并向警方揭发了某犯罪集团首脑近期要找她进行一
次大的行动。   T 国警方便想放长线吊大鱼,于是制订了“TWINS ”计划。而在人选上犯了
难,要找个一个与丽纱容貌相近的女警就很困难,可是要有专业级别的逃脱功夫
和偷盗技术的人选竟然一位都没有,最后还是由汤姆提议借调我来参加行动。T
国警方看过我的资料后十分满意,我的容貌与丽纱有九成的相似,而且我对各类
锁具有深入的研究,于是迅速的发出请求借调令,让我配合此次行动。   丽纱与我谈了半天她详尽的向我介绍了各类保险箱的开启技巧和各类保安手
段。五天时间很快过去,在进行了模拟测试后,我这个学生得到了丽纱老师的批
准,认为我已经是一名“合格”的专业大盗了。   我惬意的仰躺在酒店泳池的躺椅上,享受着阳光的沐浴。两天了,还是没人
和我这个假冒的丽纱联系,我开始有点怀疑汤姆他们的计划,是不是能够顺利实
施,我一跃而起,身体在空中划出一条优美的弧线,投入水池里。   我在泳池里畅快的游了几个来回后上来用毛巾擦干身子。这时,一位服务生
走了过来,他手里拿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放着几杯酒水。他走到我身边,低声道:
“丽纱小姐,有人在更衣室等您!”说完他快步离开。   我坐起身子,摘掉脸上的墨镜,他们终于来了,这次我一定要成功的混进这
个集团,把他们连根给拔除。我穿上高根鞋,迈着轻盈的步伐走向更衣室。   我轻轻地推开门,里面有两个打扮成小丑的男人,其中一个哭脸小丑压低嗓
门“丽纱小姐?”   我微微一点头。   “老板想见您!不过…为了安全,我们要检查一下”另一个笑脸小丑取出一
个金属探测仪。   我低头看看身上的比基尼泳衣,“你们认为我身上还藏的下东西??”哭脸
小丑干笑了一下“请小姐见量”他小心的用探测仪把我从头到脚扫描了一遍。当
然他不会有任何收获。   “还要委屈小姐一下了。”笑脸小丑取出一副黑色的眼罩给我戴上,接着我
的双手被一副手铐锁在身后,他们给我套上一件宽大的外衣,给我换上一双皮靴。
一个大大的橡胶口球塞进我的嘴里,把我的小嘴堵的严严实实,我的头上被套上
一个哭脸小丑面具被笑脸小丑搀扶着走出酒店,谁也不知道,小丑面具是一个被
捆绑的美丽女郎。   我被扶上一辆汽车后,汽车很快发动后,汽车在城里七弯八绕了许久后停住。
我被扶进一间屋子按坐在一张椅子上。头套、眼罩、口球被摘去,我恢复了视力,
定眼一看,面前是一个其貌不扬的中年男子。   “委屈丽纱小姐了,还不松开!”   “不必麻烦了!”我把双手从衣服里拿了出来,手里还拿着手铐转着圈儿,
“就这破玩意还锁不住我!”   “好,不愧是神偷丽纱,你们下去吧,我和丽纱小姐有事要谈。”中年男子
一摆手。   中年男子名叫沙木,是这次计划的联络人,沙木这次接触也是和我碰个面,
让我好好休息两天,准备行动,我也知道这次没那么容易让集团信任我,闲扯几
句后,我被重新戴上眼罩和头套,口塞也塞进嘴里。小丑要给我戴上手铐,沙木
挥挥手,“不必了,送丽纱小姐回酒店!”
美国十次啦 唐人社导航 美国十次啦香港入口 色开心五月天 开心五月天最新地址
上一篇:【我的耻辱与复仇】(全) 下一篇:《都市风月(飘香都市)》(未删节1